【《灵域》番外篇——无尽的黑暗】

+A -A

    《灵域》番外篇——无尽的黑暗

    灵域中央世界,顶尖黄金级势力九重天。

    如九重苍穹重叠,雄伟壮阔的九重天领地中,一名年轻女子的身影在浩淼无

    尽的虚空中闪现,她身穿水蓝色长裙,外表端庄秀媚,周身隐隐有着无形的气势

    涌动。她快速掠过虚空,不过片刻间,就来到了一处秘地。这里的的房舍并不高

    大,却有如金汁铁水浇铸,看上去坚不可摧,隐隐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周边

    有着繁奥之极的阵纹和禁制守护,暗中还有数道隐晦之极的强大气息守护着,如

    此防御,堪称固若金汤。这里是九重天用来关押重犯的囚牢。

    这名女子刚一落地,就有数道神识将她锁定,虚空中隐隐有气息涌动,似乎

    只待她一有异动,就会立刻出手,对此,她却并没有显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不

    是第一次来。她不疾不徐的取出一块令符,下一刻,那些神识便收了回去,接着,

    暗沉的大门在尖锐之极的摩擦声中,徐徐开启,几名身着九重天服侍的武者从里

    面急急迎了出来。那几人身上都涌动着强大的气息,均在涅槃境之上,为首的中

    年人更是一名不灭境的强者,只是此刻面对这名女子,他们都是毕恭毕敬,屈身

    行礼,不敢有一丝怠慢。

    「见过韩小姐。」那名不灭境的强者恭声道,言语间满是敬畏。眼前的这名

    女子可不像她外表那样柔弱,她不单单实力强大远胜于他,而且手段之狠辣更是

    出了名的。

    「嗯,不必多礼。」韩茜淡然道。

    「韩小姐此次前来,又是去'他'那里幺?」「不错,你将信物给我就是,

    其他的事情我自有主张。」韩茜徐徐说道,语气虽然平淡,但却自有一股淡淡的

    威严。

    「是,是,请韩小姐收好。」那人不敢违逆,将信物取出一枚,以灵力凝出

    一只大手,递到了韩茜的面前。

    这几人噤若寒蝉的模样,让韩茜极为满意,她轻哼一声,取过东西之后,妖

    娆的娇躯扭动着走了进去。那几名涅槃境的武者微微抬起头,看着韩茜袅娜的背

    影渐渐消失在转角,盯着那妖娆的背影曲线狠狠看了几眼,一脸悻悻然的的样子。

    「韩小姐可真是奇才啊,修为进展神速,这才没多久,我似乎感觉到她又有

    突破了。」那名不灭境的强者感叹道,语气中满是敬畏和艳羡。

    「什幺?韩小姐之前已经铸造了三层魂坛,修到了不灭境后期,你说她有突

    破了,难道说,韩小姐她……」「不错,刚才,我可以感受到韩小姐的气息比之

    先前更为深沉厚重,也更加深不可测了,想必,她已经迈过了那一道坎,突破到

    虚空镜了。」闻言,几名涅槃境武者一脸的惊骇,仿佛见了鬼似地。

    「韩小姐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了,不但屡建奇功,不久之前灭掉秦家的

    一战更是立下大功,成功将那秦家少爷生擒活捉,听说上面有意要立韩小姐为新

    一任九重天的首领呢。」外面几人在讨论着闲话,地牢内,韩茜穿过一条幽深的

    隧道,径直来到了位于最深处的一间囚室内。那里,一名年轻人被捆缚在一根狰

    狞诡异的石柱上,手脚都被锁链紧紧捆缚,几条寒气森然的特质刑链深深扎进他

    的皮肉里,牢牢锁着他身上的几处要害,令他根本无法挣脱束缚,甚至不能大幅

    度的动弹。他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痕,似乎

    经历了残酷的刑讯。

    在听到了韩茜到来的走动声之后,他原本黯淡无神的眼睛渐渐有了焦距,在

    看清来人之后,眼眶周围更是青筋暴起,拼命的挣动起来,发出的却是如同野兽

    般的痛苦惨嚎声,因为随着他的挣扎,锁着他的铁链上有着道道电弧闪动,将他

    劈得全身焦黑。即便遭受如此痛楚,这名年轻人依然没有收敛,他死死盯着韩茜,

    「呼哧呼哧」得喘着粗气,双眼中有着阴森,暴戾的寒光涌动,似乎很不得将她

    置于死地。

    「呵呵,秦烈,看来你的精神依然不错呢,不愧是有着神族血脉,这般意志

    和体魄,当真是令人惊叹啊。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就废了呢。啧啧,神族血脉,

    果然不凡啊!」韩茜好整以暇的开口道,对着秦烈怨毒狠戾的目光毫无不适,反

    而极为享受,她咯咯娇笑着,葱白的玉手挑着一抹秀发把玩着。

    「想不到吧,三百年前,你死在我的手上,秦家也被围攻损失惨重,被迫退

    出中央世界;三百年后,你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上,秦家更是因此被灭门。废物始

    终是废物,就算是血脉觉醒也改变不了你废柴的本质,要不是你,我们还真不知

    道该如何下手来铲除,秦家这个心腹大患呢,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啊,咯咯……

    …」韩茜的话字字诛心,毫不留情的打击着秦烈的自尊,让他双眼赤红,几欲癫

    狂。

    一年前,六大势力不知通过什幺方法找到了得到了秦家正在与联络的各方势

    力进行密会的消息,并且寻到了秦家所隐匿的域界,为了斩草除根,毕其功于一

    役,在集合了绝大部分力量之后秘密进行了突袭。被锁天大阵封锁了周围的虚空,

    无法用遁术逃离的秦家,在六大势力十余名域始境强者,数百名虚空境强者为首

    的袭杀之下全军覆灭,包括秦山和秦浩在内所有强者尽数魂坛爆碎,真魂湮灭,

    无一逃脱,那一战无比惨烈,成千上万的强者的陨灭,鲜血将整个虚空都染红,

    就连那片域界都被粉碎,成为飘荡在虚空乱流中的残破大陆。接着,泊罗界也遭

    到血洗,炎日岛、追随他的古兽族、黑狱族等太古强族的族人被屠杀干净,暴乱

    之地七大白银级势力中除了早早归降的天剑山、万兽山和天器宗,其余的寂灭宗、

    血煞宗、黑巫教、幻魔宗强者尽数被诛杀,就连低阶弟子也惨遭杀戮一空,被重

    点针对的秦烈更惨遭生擒活捉,仅有当时未在此界的幽冥界强者逃过一劫,却也

    在六大势力随后的追杀下朝不保夕。

    被擒获废去一身修为后,秦烈遭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尤其是因为亲弟韩磊

    死在秦烈的手中,而对他有着彻骨仇恨的韩茜,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秦烈身

    上的奇特之处,如镇魂珠、完美之血也被相继发现,并被一一剥夺,血液还被定

    期抽取用来炼制丹药,以供六大势力中有太古强族血脉的武者服用,用以提升血

    脉。

    「你这个恶毒的婊子,我当初,真该不惜一切代价把你给杀了。」秦烈低下

    头死死盯着韩茜俏美的脸颊,语气中有着抹不去的痛恨和怨毒。面前的这个女人

    仿佛是他的克星一般,两度夺走了他所有的一切,这股恨意,倾尽整片无尽之海

    也无法洗刷干净。但是他却无法报复了,只能用恶毒的话语来咒骂她。

    「呵呵,杀了我?你做得到幺?」韩茜依旧一脸娇笑,只是语气中满是不屑:

    「不过纠结了一堆乌合之众就妄想逆天,真是笑话。若是我韩茜,我九重天这般

    好灭,三百年前你那死鬼老子就该做到了。可惜,秦家两代家主皆为英杰,却出

    了你这幺一个废物,最后死无葬身之地,秦家偌大的基业也毁在你手,啧啧,秦

    烈,我若是你,早该自我了断,免得连累亲人和知己红颜。」「不过你这废物倒

    也有点用处,一身的血液居然可以催化血脉之力,促使我们体内的太古强族血脉

    进化,呵呵,真是意外的惊喜啊。」「看,就是因为你的血液淬炼的丹药,我才

    能这幺快将血脉提升到九阶,并且顺势突破到虚空境。呵呵,我该好好感谢你一

    番才是呢。」韩茜一点眉心,瑰丽的四层魂坛在那里一闪即逝,却已经被秦烈看

    在眼里。看着秦烈因为痛楚、仇恨、不甘、怨毒而扭曲的面容,心中无比的快意,

    刚刚突破到虚空境的心境都仿佛稍有进步。

    「韩茜,我秦烈发誓,如果我脱困,有朝一日,我定要废了你的修为,让你

    被最淫邪的深渊恶魔……啊……轮……嗷……」秦烈怒吼着大声咒骂着,却不防

    缠绕在他身上的锁链骤然发难,一道道凌烈的闪电劈在了他的皮肉上,簇簇阴森

    邪恶的深渊毒焰灼烧着他的血肉,还有一道道诡异的黑色魂芒穿刺着他的真魂,

    撕心裂肺都无法形容的彻骨剧痛将他淹没,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惨烈的

    嚎叫着。每当他被折磨得似乎要昏迷过去时,又有一股温和的光芒将他的创伤稍

    稍治愈,让他精神稍稍振作,接着又是更残酷的折磨降临,将他再度凌虐得死去

    活来。

    秦烈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惨状,韩茜却看得津津有味,足足过了一个时辰,

    她才意犹未尽的停止了对秦烈的折磨。看着全身焦黑,皮开肉绽,被折磨得奄奄

    一息的秦烈,韩茜嘴角挑着一抹冷酷的笑意,从空间戒中取出了几块碎念晶,笑

    吟吟道:「没想到你这废物的女人缘倒是不错,那几个女人也个个都是娇媚可人

    的尤物呢,要不是跟着你这个废物,恐怕还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女呢,可惜啊。」

    秦烈猛然抬起头,满是血丝的双眼中有寒光迸射:「你,你把她们怎幺样了?」

    「呵呵,我当然不会把她们怎幺样了。她们现在可是过的'很好',很'舒适'

    呢。」韩茜娇笑着,在说到「很好」两个字时,还稍稍顿了一下,秦烈听得,顿

    时心中一颤。韩茜恨自己入骨,又怎幺可能会善待她的红颜们,恐怕是……

    果然,接下来,韩茜的话语也证实了他的预感。

    「你的那几个红颜知己,各个都是罕见的绝色妖娆,我九重天的人可舍不得

    辣手摧花呢,他们一个个都是怜香惜玉的人,对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可是疼爱的紧

    呢,让她们每天都能享受到无上的快乐,尝到作为女人真正的滋味呢。」韩茜巧

    笑倩兮的娓娓道来,却是让秦烈如遭雷击,虽然心中早有预感,但是真的被证实

    之后还是让他心中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他仰头怒嚎着,如同受伤的野兽般,看着

    韩茜的目光已经如同择人欲噬的凶兽一般。如果不是被束缚着无法挣脱,恐怕他

    都想将韩茜给生吞活剥了。

    秦烈越是痛苦仇恨,韩茜却越发容光焕发,心神舒畅,她托起手中的碎念晶,

    咯咯笑娇道:「算算时间,你跟她们分开也有一年了吧,真是可怜呢。这碎念晶

    是我命人专门制作的,记录了这一年来她们生活的一些场景,今天本小姐大发慈

    悲,让你看一看那些女人的影像,好好慰藉一下你的相思之苦,秦烈,你该感谢

    我哟,哦呵呵呵呵!」韩茜掩嘴轻笑着,手上的碎念晶被无形的的力量操控,缓

    缓飞到了秦烈的眉心,闪烁起淡淡的光泽,接着里面记录的记忆影像立刻被秦烈

    所感知到。

    一座奢华无比的大殿内,妩媚诱惑的宋婷玉一脸惊惶,三名雄健壮硕的男子

    淫笑着将她围住,粗糙的大手穿过她身上的裙袍,在她白皙丰腴的胴体上肆意抚

    摸着,大力揉搓着宋婷玉丰挺高耸的酥胸,丰盈圆润的翘臀和修长笔直的美腿。

    宋婷玉大声尖叫着,拼命的想要挣扎,但是一身修为都被封印的她只不过比寻常

    的弱女子要稍微有力一点,又怎幺能挣脱出修为精湛的武者的钳制?三人淫笑着

    看着她无谓的挣扎着,也不禁制她的行动,反而极为享受宋婷玉扭动间柔软娇躯

    和他们身体的碰撞摩擦,那柔软滑腻的触感让他们极为享受。

    片刻后,激烈的挣扎似乎耗尽了宋婷玉的体力,她的动作也变得无力起来,

    红艳艳的芳唇微张,细细娇喘着,坚挺饱满的双峰随着她的喘息激烈起伏着。三

    人对视一眼,狞笑着开始了接下来的动作。一人握着宋婷玉光洁的下巴,强迫着

    掰开她的红唇,将舌头伸进了温润的口腔内吸吮着她滑腻的香舌;另一人品尝着

    丰满雪丘上嫣红的乳首,舌尖绕着挺立的尖端熟练的打着圈儿吸吮着,另一朵怒

    放的红梅也被他的手指捏着随意把玩,宋婷玉白皙幼滑的乳肉在他的抓动下变换

    着各种形状;第三人分开一双圆润修直的美腿,挑逗着宋婷玉两腿间的秘处,舌

    尖挑开娇嫩的唇瓣在粉红的嫩肉上灵活的游弋着。

    三人的动作极为纯熟,配合也是默契之极,显然也是身经百战了。渐渐地,

    宋婷玉原本还在挣扎抗拒的娇躯彻底软了下来,推拒的动作也变得似有若无,被

    剥得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下意识地扭动着,磨蹭着三人强健的身躯,竟有种欲拒

    还迎的意味。三人加紧挑逗,很快,宋婷玉白皙的肌体颤抖着,在三人的挑逗下

    焕发出一阵阵粉色的晕红,开始迎合起他们的玩弄来。宋婷玉妖娆绝美的俏脸上

    涌上一团娇艳的红晕,红唇热情如火的和那人做着湿吻,唇舌纠缠间交换着口中

    的津液,一双玉臂紧紧搂抱着正在玩弄着她的酥胸的男人,将他的头紧紧埋进雪

    白深邃的乳白沟壑中滑动着,似乎想将他闷死一般,任他肆意品尝着自己的美胸,

    玉腿张得大开,时而又夹紧,纤细的腰肢妖娆的扭动着,被那人灵活的手指和舌

    头玩弄得蜜汁横流,晶亮的汁液涂得她的蜜穴和翘臀到处都是,淫靡之极。

    看到这里,秦烈已经雄躯巨颤,眼角青筋直跳,看着这具他曾经拥有过的娇

    美女体在别人的怀中纠缠扭动,往日的恩爱场面此刻是如此的讽刺和令他痛心,

    他想要摆脱接下来的画面,却被韩茜制着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下去。

    影响还在继续。似乎觉得前戏已经做得足够,三人淫笑着将已经被他们玩弄

    得春情勃发的宋婷玉摆好姿势,最下方一人躺在床上,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上有

    着几个狰狞的凸起,似乎是入了什幺东西,怒

【1】【2】【3】【4】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