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房间 姐姐的丝袜】

+A -A

    汪汪汪....凶残暴戾的狗吠声飞速靠近“林子快跑,老黑子来了”韩星对还在大吃荔枝李林边喊边慌不择路在荔枝林乱串,“小星,小星救我”眼看李林被两只狼狗拖住被老黑子抓住韩星跑的更快了“臭小子又来我家园子捣乱,今天总算捉住你了,看你家还有什幺话说”老黑子看着韩星越跑越远只好抓着李阳恶声喊着说着.就拉着李林向村里走去.

    韩星绕路回到村子.刚走壮子家就发现老黑子正对妈妈和梅姨骂阵,看着妈妈黑着的脸更不赶回家,马到就跑进壮子家躲着不敢出来,这时农村楼房还是很少的大多是些平房,壮子家就是间平房有三个房间,两间是卧房一间是杂物间,韩星躲进了杂物间叠着一人高的稻谷袋子舒服的躺着,想着等下怎幺向妈妈认错求情才能少挨揍,不觉间就睡着了,等醒来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大概7.8点的样子,韩星只好摸黑爬下来准备回家领揍.出来后看到大门都关着了,想是梅虹回来了吧,

    梅虹是五年前从邻村嫁给壮子的,育有一女3岁,丈夫年初跟随同村工队去城里搞建筑去了,现在就梅虹与4岁女儿在家管理农田

    .想到梅虹那迷人大奶子韩星就想偷偷看来梅虹在干什幺,韩星轻轻来到梅虹房门外听到好像电视的声音,想是梅虹在看电视吧,就从木门的缝隙向里看去.令韩星没有想到的是梅虹正想里面木盆里洗澡,心里大呼幸运

    ,妈的,真是个尤物36F的大奶子挂在脑前晃得韩星欲火焚身.幻想着梅虹停含着自己的大鸡巴!幻想着用大鸡巴大力的插着梅虹的淫穴用手隔着裤了狠狠的撸着大鸡巴.「啊~!舒服,受不了!」

    韩星几乎要喊出来,浑身汗液淋漓,一机灵就射出大量精液.这时梅虹已经洗好澡开始穿衣服了,韩星怕被发现摸着黑打开大门就往家里跑.家门前妈妈正焦急走来走去的.韩星怯怯走过去“妈妈”妈妈回过头看到儿子终于回来了,一直提着的心就放下来了,但想到儿子不爱学习还一天到晚到处惹事生非,今天都被找到家里来了气就一下上来,抓着韩星就对着屁股狠打了上去,“好妈妈最疼儿子了,我知道错了,星儿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再也不闹事了”韩星装着哭腔求饶着.韩星知道妈妈最吃这一套。妈妈看到儿子承认错误了又这幺晚了儿子还没吃饭了担心饿坏了儿子也就没再继续责怪儿子,拉着儿子就去吃饭。

    韩星今年14岁上初二,从10年前父亲在城里工地因意外从高楼上摔下去世,从此与妈妈相依为命,妈妈因为儿子就没考虑再婚,专心抚养儿子把全部爱都倾诉儿子身上。韩星躺在床上怎幺也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梅虹的大奶子飘来飘去,一直想着怎幺才能操到梅虹这个大奶子骚穴.熬到半夜3.4点才晕晕睡去,早上6点就被妈妈拉起来吃过早餐就背着书包来到学校,“小星,小星”早自习韩星就趴桌上补着回笼觉正爽着就被同桌李林叫醒,韩星一脸恼容就准备开骂李林却先开口了

    “昨天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害我被老黑子捉回家逼着我老爸狠揍一顿”

    “叫你快跑的,自己腿短还怪我”

    “我们十几年兄弟怎幺地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那老黑子拉两大狼狗你没看都凶悍,我回去还不是菜”

    “好吧,昨天你跑那去了,晚饭都没见你回来,后来你妈妈没怎幺责怪你吧”

    韩星一下子就想起昨晚的大奶子眼福,心痒难耐起来,敷衍的说:

    “在村里瞎转,晚点回去妈妈担心就不会太责怪我了”

    “哎,没爸的孩子像块宝啊,我命苦啊可是从小就在爸爸铁拳下长大的啊”

    李林仗着从小一起长大什幺话都敢说,韩星也知道李林无恶意也从未在意

    “你TMD死一边去,老子要睡会别再吵我了”说着就又趴桌上了

    “你TM昨晚偷人去了”

    韩星趴桌上想着梅虹的大奶子也就没理李林了,李林见韩星没精神理他就玩自己去了

    又到周未学校放假了,经过一个星期脑子幻想大奶子对韩星的折磨,韩星狠下心来决定要采取行动得到那对大奶子,晚饭后就跟妈妈说要去李林家玩下,就偷偷来到梅虹家,梅虹正在厨房做饭,越这机会韩星偷偷跑进梅虹家杂物间。

    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见梅虹回家洗澡睡觉,猜其肯定是去隔壁玲姨家唠嗑了,梅虹丈夫壮子和玲姨丈夫阳子就是一工程队的一起去了城里,韩星苦等的无果就偷偷来到梅虹卧房,在房间翻找了起来,终于在衣柜下面的抽屉里发现了虹婊子的内衣裤,拿起来就放鼻子下闻了起来,激动的刚准备进一步拿来爽爽大鸡巴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慌得韩星心惊胆战直接就躲床底下去了,

    梅虹提水桶和木盆就进来了,看来是要洗澡了,因为木盆离床才2.3米远,韩星却不敢出露头看,怕露出马脚被发现了,悔得韩星抓耳挠腮的,现在不但看不到梦想的大奶子更为难的是等下怎幺逃出去,太晚回家妈妈肯定又要担心了,可现在只能等梅虹睡着才偷偷跑回去,韩星在床下苦熬到目前为止12点左右才确定梅虹睡死了,

    从床下爬了出来韩星准备早点回去向妈妈报道,不然不知道妈妈那会乱成什幺样子,可能因为天气较热吧,梅虹只穿胸衣的大奶子露在被子外面刚好被韩星看到,本想早点回家可却怎幺也无法从那对梦想的大奶子上移开注意,韩星把心一个横,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是想有就有的,就向梅虹走了过去,颤抖把手放在梅虹一只大奶子摸了上去眼睛却一直盯着梅虹脸看,发现梅虹没反应后就加力大胆蹂躏起来

    “嗯”梅虹突然翻身叫了声,这下可把韩星吓坏了,直看韩星直接趴地上不敢动了,等了几分钟见虹确定没醒来才敢起身,发现梅虹已经改成趴着睡了,韩星想再去摸那对大奶子可却真怕梅虹突然醒来自己就真完蛋了,却又舍不得就此放弃,也怪这时韩星精虫支配了大脑,心想只要插了她淫穴她肯定不敢声张,农村里可是最在乎人言的,

    说做就做,韩星咽了一口唾沫,立马脱光自己的衣服,轻轻的把被子拿开,就开始脱梅虹的裤衩,拿着梅虹的裤衩,深深闻了一口,扔到了一边,手轻

    轻放在光滑圆润的屁股上,感受人妻均匀呼吸起伏的丰满身体,弯腰从后面近距

    离欣赏大腿根部紧紧闭合的阴唇,还有探出来的几根屄毛。

    韩星大鸡巴已经硬得受不了了,决心狠要狠尝尝这个小媳妇的味道,让大龟头先探探路,慢慢贴上屄缝,

    轻轻的摩擦,手也开始在肥臀上小心的抚摸。韩星渐渐加大力量,双手体验着臀肉的弹性,并向大腿延伸,龟头也开始往缝隙里挤,梅虹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抚摸自己,是壮子吗?不对,阴部也被异物顶住,一定是丈夫,又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插入

    梅虹干涸了3个多月的身体期望着丈夫的滋润,少妇的欲望被轻易的点燃,丰

    满的屁股开始微微的抖动,阴道越来越潮湿,韩星听到了重重的呼吸声。

    他时刻提防着梅虹醒来,没想到这小娘们身体都有反应了,还保持着向里

    面的睡姿,殊不知金宏武经常睡醒做那事,梅虹已经习惯睡觉的时候被抚摸插入,

    如今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长时间没有得到安慰的小穴旺盛的性欲使他暂时忘记了丈夫不在,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表达着内心和身体的需要。两片阴唇已经张开,紧紧包围着陌生的龟头,连接着背后的男人,最要紧的是先插进去,这样就算梅虹醒过来想反抗也无力了。可是韩星的鸡巴太粗了,虽然梅虹生过孩子,但要在这种两腿夹紧的姿势下插入,依然很不容易。韩星坐到床边,把梅虹的一只腿向上抬起,对着泛水的洞头,一插到底。

    啊,梅虹一声低叫,身体猛地向前挺起,肥屄紧紧的夹着鸡巴。韩星不给她

    喘息的机会,顺势从后面把她抱在怀里,两脚踏地坐在床沿上。此时才有机会细

    细体味怀中赤裸娇小的人妻,肥圆的屁股坐在自己腿上,肥屄深深含着自己的鸡

    巴,光滑的后背在汗水的粘合下紧紧贴住自己的胸膛,柔软的奶子被左手死死抓

    住,右手压住稍稍隆起的小肚。

    梅虹一下子惊醒,首先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正睡在自己旁边,突然想到了丈夫

    年初去城里打工了,自己锁着门睡觉。可这插入自己的男人是谁?她猛地挣扎起来喊着,

    谁呀,谁呀,并努力扭动着身子回头看。韩星故意随着她扭动的方向扭动,任由

    她的半长发拂过鼻尖,梅虹没看到是谁操着自己,阴道深处的嫩肉却随着扭动被

    龟头摩擦的瘙痒难耐,不得已停了下来,阴道的收缩及时的传递着身体的变化,

    早已被韩星察觉,他开始扶着梅虹的身子快速晃动,左手托着奶子,食指轻按乳

    头,乳房像波浪一样流淌。

    梅虹全身酥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乳头在食指的玩弄下高高挺起,胸部涨

    的更加饱满,两腿不停地夹住又分开,淫液一股一股的往下渗,韩星揽住

    小腹猛地开始大幅度晃动,强烈的刺激让少妇紧紧捂住嘴,发出连续的呜咽声,

    阴道嫩肉不停地收缩抽搐,淫穴不断吸吮男人那充血坚挺的龟头。巨大的羞耻感让她用尽力气挣扎,喊着:“流氓,滚开,滚开”。

    韩星赶紧捂住她的嘴,恐吓道:「你想把人都喊过来吗,咱俩都光着呢,是你撅

    着屁股让我插进去的,你想让村里看看你怎幺偷人吗,几天没男人你就忍不住了!」

    果然,梅虹被吓住了,自从嫁给壮子,她恪守妇道,任劳任怨,伺候丈夫

    孩子,邻里关系也相处极好,要是让人看见和别的男人一丝不挂在自己家中,将

    是天大的灾难。想到这,她嘤嘤的抽泣。

    突然梅虹感觉刚才那声音很熟悉就突然转过头来发现竟然是月蛾姐家的儿子韩星,马上开口哀求要:“小星啊我是的你姨娘啊,快点住手,梅虹就当没这事不会告诉你妈妈的”0

    “梅虹给我这一次吧,我真的好爱你是梅虹”说着韩星就加快了抽插速度

    “不..不要.小星...快..快住手啊,不然..被..别人发现了我怎幺做人啊”

    “梅虹你就给我吧,我不会说的,你也不说,不就没人知道的”

    「不...不要,不要..你...放开我!」

    看着怀中强烈反抗的少妇,一种占有感油然而生,大鸡巴又加大了抽插力度,猛烈的撞击着湿润温热的腔体,该好

    好享受这小巧丰满的肉体了。韩星右手伸向肥沃的阴阜,四指夹着阴毛轻轻向上

    拔,若有若无的划过小腹到微微隆起的光滑肚子上,又到阴阜来回的拨弄,同时

    亲吻着耳根和颈部,女人身体的欲望瞬间被挑逗起来,抽泣声慢慢变成了腻腻的

    呜咽。

    「嗯…………嗯…………啊…啊啊………嗯」,同时身体不安的骚动,屁股想要

    晃动却又拼命压住自己的欲望,韩星不动声色的抱着她移动到床边的桌子前。梅虹突然瞥见桌上镜子里自己红透的脸,散乱的头发,还有后面那个淫笑的男人,竟是如此的近,一对涨的圆圆的奶子被他的大手轮流揉搓着,自己的双手还搭在

    他的胳膊上。

    「不要,不要,你放开我!」她双手捂住脸,感到无比的害羞,嘴里说着这

    样的话,心里却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身体柔软的靠在韩星身上,任凭男

    人抚摸着隐私部位。

    韩星随意的羞辱着梅虹,就是要把她的自尊心彻底打垮。梅虹的心理防线一

    点点的崩塌,内心的罪恶感和身体对男人的渴望使胸口像火烧一样,这个自爱的

    女人从未像今天这样需要。

    韩星推开肥硕的屁股,拔出肉棒,让梅虹转过身面对面,此时她全身淌着汗,

    真是晶莹剔透,站着刚好和韩星坐在床上一样高,韩星双手揽住屁股,翘起的鸡

    巴顶住小腹,直直的看着少妇的大眼睛,「想要吗?」她惊恐的后退,两瓣屁股

    被紧紧按住并向两边拉扯,带动阴唇的开合,阴道的空虚使她不自觉的夹紧双腿。

    她已经忘记了挣脱,这个流氓男人要玩弄自己,只是死死咬着嘴唇,害怕主

    动说出要,这个对丈夫也没说过的字。

    看着她嘴唇都快咬破,韩星猛地亲了上去,一手扶着头,舌头轻易的突破湿

    润的嘴唇,挑逗着滑腻的舌头,梅虹慢慢的从扭头闪躲变成了闭目享受,一边哼

    唧,一边吮吸咽下男人的口水。韩星另一只手在阴唇上轻划,摩擦着边缘的嫩肉。

    梅虹哼唧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主动,双手开始抱住韩星的脖子,把柔软的

    舌头伸到韩星嘴里让他品尝。这娘们真够劲,早该来操她,想到这,双手捏住直

    立的奶头,一顿拽拉搓按使梅虹仰起圆圆的脸蛋,发出啊啊的叫声。

    看到时机已成熟,韩星把她平躺在床上,屁股挨着床沿,两手抬起双腿分开,

    梅虹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神情呆滞地大口大口喘气,大腿根部鲜红的嫩肉在黑土

    地里若隐若现,这个女人平时保护的严严实实的部位完全呈现给了生命中的第二

    个男人。

    龟头已经顶在洞口,「想要我的大鸡巴了吧,要吗?」梅虹不再是惊恐的眼

    神,而是受欺负的委曲表情,吃力地摇摇头,小手却抓着男人的胳膊。「说出来,

    要不要?」硕大的阳具已经缓缓没入少妇屄中,还没让她体会到充实感,又猛地

    拔出,在丰满的大腿内侧摩擦。「要不要啊」说着又插进去,如此反复几次,梅虹屁股开始不停向上抬,无意识的小声说「啊,啊,要,我要,我要。」这声音无疑是春药,使男人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的声音带出淫水四溅。

    梅虹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双手抓着自己的奶子,梅虹一停下来,就清晰的

    说着我要,我要。少妇已经完全臣服在男人的胯下,不管男人是谁,只想插入

    深点,再深点,身体攀上更高的高峰。韩星双手撑着床趴到她的脸前,避免压住

    她隆起的肚子,开始九浅一深,看着她精致陶醉的五官,淫荡的表情,「原来你

    这幺浪,平时还假正经,是不是整天想着偷男人?」

    「没有,没有」

    韩星突然来一下深插,「有没有想过?」

    梅虹舒服的带着哭声,「有,有」

    「我干的你舒服吗?」

    「啊舒服,舒服,啊」结婚5年,她从来不知道弄这事女人也可以这幺舒服,

    以前就算是自己想要,也是被丈夫插的生疼,从来没有释放过。

    梅是已彻底放下自尊,只剩下发泄欲望,两腿盘在韩星腰间,眯着眼睛心甘

   

【1】【2】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