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A -A

    <内裤奇缘>

    畸情~(1)妈妈的丝袜

    我的名字叫做李雨扬,十八岁。

    有时候想起我家的事情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会体验到的,几年下来思绪总算整了个清楚,便写一写分享出来。

    当我还没记忆,仍然懵懵的时候,身边就没了爸爸,上小学的时候学校有办活动请家长到学校,我还傻傻的问妈妈为什么我们家没有爸爸。

    妈妈小小的嘴唇轻轻颤动了几下,说道:「小扬呀,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囉。」

    当然年纪长了知道原来爸爸是在一次死亡车祸中开车被酒醉驾驶给拦腰撞上,只是温柔的妈妈怕儿子知道了在孩子心里会有不好的影响,只好说的模糊带过去。

    没了爸爸,这些年妈妈的日子并不好过。

    听小阿姨说过,我们家妈妈刚上大学就被学校里面的男生封做校花,年纪轻轻就被听说当时很帅的爸爸追上了,还在大学的时候就生了孩子,也顺便结了婚,是一对当时在校园里人人称羡的校园情侣……还是说是校园夫妻比较妥当啊?

    当时正好是大学二年级的暑假生了我们,所以连假都不用请,真是有够顺便的。

    为什么叫做生了我们呢?因为是我跟我姐这对双胞胎,虽然说是异卵的啦(废话,同卵能生出龙凤胎嘛?)

    不过我们长得非常之像,从五官上几乎分不出来,小时候头发都半长的时候连亲戚朋友都认不出我们谁是谁,直到开始上学之后我头发剪短,姐姐头发留长之后才开始容易分别。

    大概我跟姐姐都遗传到妈妈跟爸爸优良的基因吧,从小到大说我们漂亮的人不在少数,虽然说其实我有点不爽,毕竟我可是男的耶!不过看到妈妈的样子,就知道我们会长得这么秀气不是没有原因的。

    细细的柳叶眉搭配上水亮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却有挺挺的鼻梁,水漾的嘴唇总是挂著微笑,嘴角轻轻的上扬,像只可爱的小猫嘴。

    轻柔的一头乌黑长发仿佛没有重量,总是随著风吹飘阿飘的,听说还有广告公司找妈妈去拍洗发精广告哩。到现在虽然已经三十七岁了,大概因为保养得好的关系,还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似的。

    爸爸过世之后妈妈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要养大我跟姊姊,身边虽然总是有许多源源不断的追求者,但是妈妈从来没动心过,大概我跟姐姐就是妈妈的全部,不再需要其他人的介入了吧。

    妈妈尤其疼我这个弟弟,在我到学龄之后妈妈还捨不得我到学校去,只让姊姊办了入学,每天带我到公司继续跟前跟后多照料了一年,所以姐姐都已经去念高三了我现在才高二。

    大概也是因为妈妈的职位够高表现也够好,带小孩上班也才没人说话吧?

    妈妈的工作是外商公司的高级主管,也因此每天都要穿著职业套装出门上班。小时候总爱跟前跟后粘著妈妈,看妈妈出门前总要在腿上穿一种奇怪的东西,像是裤子又像是袜子,有亮亮的,有透明的,有黑色的,也有灰色的,总之很五花八门。

    我好奇的问妈妈「妈妈,你穿的那个是什么东西呀?」

    妈妈套到一半的裤袜停了下来,开口笑了笑:「这是裤袜呀。」

    我天真的问:「我可不可以摸摸看啊?」

    妈妈的小猫嘴角扬了扬,「可以呀,可是你只能摸妈妈的,看到其他女生的不可以摸唷。」

    「嗯,我知道了!」

    妈妈继续将裤袜套上原就光滑而又细嫩的腿,掀起紧紧的窄裙将裤袜拉上腰部,再顺了顺腿部的丝袜。

    我的小手就轻轻的粘上了妈妈裹著丝袜的小腿,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触电一般,天崩地裂似的,现在算起来那是我恋袜癖的初体验吧!

    不受控制的手来来回回不停的抚摸起来,丝滑的手感传回小小的脑袋瓜子,似乎要把这种触感深深记在脑海里,摸了小腿之后又准备将手伸上了大腿,妈妈却脸红红的伸手制止了我。

    「小扬不乖,不行再往上摸了喔。」

    「为什么不行?」天真的我瞪大了眼睛感到不解。

    「因为……」妈妈歪了头认真的想要如何向我解释,「女生的腿是不可以随便摸的唷。」

    「那妈妈就不能给我摸了唷。」我委屈的说著,闪亮亮的的大眼睛都快滴下泪来了。「妈妈不喜欢我了吗?」

    「当然喜欢呀,你是妈妈心头上的一块肉,妈妈最喜欢你了。」妈妈心疼的摸著我的脸。

    「那我要摸妈妈的脚脚,我要摸妈妈的裤袜嘛!」

    耍赖的我紧紧抱著妈妈的腿,执著的拗著妈妈,终于妈妈受不了你似的笑了下,在床沿坐了下来,轻轻把当时还很小的我抱了起来也放在腿上,「小心肝,输给你了。」

    说罢,便拉了我小小的手放在妈妈穿著亮光丝袜的大腿上,「看你这小色狼唷,以后怎么办。」

    得逞的我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手继续在妈妈光滑的丝袜腿上来回抚摸,虽然一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这样,但是手就是不受控制的摸了起来。当时摸妈妈的丝袜并不具任何色心的,只是纯粹觉得好摸而已。

    每天早上摸妈妈丝袜的日子持续到小学四年级左右,算起来真是大孩子了啊!

    有天起床的时候总觉得裤子里面好像放了什么东西,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之后才发现小鸡鸡微微的变大向上翘了起来,从没发生这种状况的我吓了半死,踢了被子就慌张的往妈妈的房间跑。

    「妈妈!我生病了!」

    准备上班正在换衣服的妈妈看我慌张的样子赶忙弯下身子抱住了我,「小扬怎么了?哪边生病了?」

    「妈妈你看我的小鸡鸡,肿起来了!」

    妈妈看我拉开裤子后露出来的小鸡鸡,微微吃了一惊,察觉到儿子开始发育了,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已经能勃起了。

    「这个呀,小鸡鸡变大,是表示小扬长大了唷。」妈妈伸手在我头上摸呀摸的,「我们家小扬很快就会变成大人囉。」

    「真的呀?」慌张的我终于放心的笑了起来,右手也习惯的搭上妈妈的大腿开始摸著光滑的丝袜。

    这不摸还好,一摸下去,原本只是半挺的小鸡鸡开始迅速的变大,变硬,终于到超过九十度而且还继续向上翘著的状态。原本沉醉在儿子成长喜悦中的妈妈惊呆了,怎么儿子摸我的丝袜腿摸到勃起了?

    而且才十岁的孩子,虽然还不是很大,但是阳具上翘的程度却已经跟成年人一样甚至更过,血管密布的肉茎看起来让人相当怵目惊心。

    看著自己儿子高翘的肉棒,妈妈居然害羞了起来。

    她不动声色的拂去粘在腿上的小手,轻轻说著「小扬穿好裤子囉,是大人了还这样羞羞脸。」

    「嗯,我是大人了!」开心的我并没注意到妈妈挥去我手的动作,只开心的把裤子拉上,然后就跑回房间开始穿衣服准备上学去了。

    在那之后,妈妈就不让我摸她的丝袜腿了。

    总说大人不能摸丝袜,羞羞脸离不开妈妈,小色狼会被人笑之类的,每当我手搭上妈妈的腿,她就用手拨开。也许是真的慢慢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女人的腿真的不能随便摸,我也就真的不再摸妈妈的丝袜了。

    不过所谓懂事,就开始代表懂得女人的事。

    进入国中之后,一堆早熟的小鬼开始会在班上传些其实一点也不A的A书,穿个开衩裙或是泳装之类的杂誌(现在想起来真是够蠢),然后惊叫个半天,小鬼头们迅速挤在一起看有什么好看的这样。

    好奇是一定会好奇的,但是仅仅这样的程度对我起不了刺激,似乎不只我的小鸡鸡,连我的色心都成熟的比较早。

    只有我知道我会被什么刺激。

    丝袜。

    放学回家走在路上,看到附近下班的年轻阿姨们穿著套装跟丝袜高跟鞋,心底就涌起一股异样的情绪,好像是猫看到了逗猫刷在眼前晃一样。

    而自从上国中之后,妈妈换衣服时不再让我进房间,我只能透过半开的门看著妈妈顺著自己光滑细致的腿,缓缓套上裤袜的动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每次看到这光景的时候小鸡鸡都会迅速的站起来,又硬又烫,既难受又忍不住要看,只是色心成熟知识却不够成熟的我,却不知道要怎么让自己发洩这感觉。

    直到有一天在学校中间下课的时候,几个同学挤在一起秘密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隐隐约约听到「大枪」「鸡鸡」「很爽」什么之类的,好奇的我远远站著听了一会儿,才拉了混在一起的一个死党过来问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他们在说打手枪多爽之类的啊。」

    「打手枪是什么?」

    「厚!有没有搞错啊李雨扬,打枪你都不知道!」

    「那是啥?」

    同学跩的要命,好像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天下都知道就只有我不知道这样。

    「打枪就是用手握住你的小鸡鸡然后一直动啦!」

    「这样就会很爽?」

    「拜托,你一定要像个白痴一样嘛?」说罢摇著头受不了似的就转身走了。

    获得情报的我在放学回家之后,趁著妈妈跟姐姐都还没回家的空档,回到房间就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软软的小弟弟。吞了口口水摩拳擦掌起来,好像是现在要尝试什么新的科学实验。

    用右手手掌把小鸡鸡整个握起来之后开始慢慢的前后动,果然小鸡鸡开始变大变硬,整条胀了起来,刚开始只觉得肉棒变大还不觉得怎样,逐渐的随著手前后擼动的动作,一阵阵痠麻的感觉从鸡鸡上传了上来,整个脑袋渐渐无法思考,手则自然而然的越动越快,只希望那种痠麻的感觉越来越强。

    终于在热烫的鸡鸡上异样的感觉高涨到最高点的同时,一股尿意从仍然被包皮半裹著的龟头传出来,慌张的我以为自己要尿尿了,一边尝试向厕所走去,却发现两条腿都已经僵住无法移动,而手却仍然不受控制的继续猛抽,忍耐不住的我终于带著阵阵快感从尿道口射出一道浓白的精液。

    一边射著,一边右手却持续机械般的动作著,直到五六次伴随著剧烈刺激的喷射都都结束了,才松了一口气的跌坐在地上。

    原来打手枪是这么爽的事啊……

    从那时开始,在路上看到有一双丝袜美腿的女人,肉棒就会悄悄的在裤裆里勃起,同学只觉得李雨扬好奇怪,干嘛放学突然看到什么就赶著要回家,却不知道我是要赶回家打手枪发洩。

    国三的某一天放学回家,仍然是因为在路上看到了一双裹著黑色丝袜的美腿上班族小姐,迫不及待的要回家手淫解决,却在玄关发现了高跟鞋,原来妈妈不知怎么的比我更早就回家了。

    挺著裤裆里硬著的肉棒准备回房间一洩为快,却瞄到妈妈将下班之后换下的衣物丢在床上,人已经在浴室洗澡了。瞄了一眼妈妈的房间,赫然发现妈妈将脱下的丝袜也丢在床上,记得那是一双铁灰色的进口裤袜。

    不知怎么的,脚步缓缓的向妈妈的房间走去,看了看妈妈床上的灰色裤袜之后,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是穿在妈妈腿上的裤袜哩……

    距离上次摸到妈妈的丝袜腿,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现在床上摆的这条裤袜,又勾起了对妈妈丝袜美腿的回忆。确定妈妈在浴室的冲水声仍然继续,缓缓的伸手向裤袜摸去。

    手指跟柔丝接触的一瞬间,触电的感觉又一口气回到了脑海里,理智很快的被丢在后面。我迅速的将制服裤的拉链拉下,掏出已经肿胀得恐怖的肉棒,左手拿著丝袜右手开始疯狂的搓弄著肉茎。

    一边享受著手上柔细的丝质触感,我无师自通的缓缓将妈妈的裤袜凑近鼻尖,在透明的裆部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一股妈妈特有的体香,还有一种淡淡的,说不出是什么的味道,虽无法形容却异常的勾起我的性慾。

    已经勃起的肉棒仿佛受了鼓励般又再向上胀大一个尺寸,右手擼不到几下,就爆发出了一股让人接近疯狂的快感,整条肉棍以前所未有的抽动力道喷射出一股又一股浓烈的精液,仿佛永远不会停似的连续紧抽好几十下,将我身前的木制地板喷的一大片都是白浊的粘液。

    也幸好我不是正对著妈妈的床,不然我看这下就不用收拾了。

    疯狂之后回过神来,丢下丝袜赶忙到客厅拿了一整包卫生纸进到妈妈的房间开始急急忙忙的擦拭地上狂洩的痕跡。在将沾满精浆的卫生纸全都胡乱塞进我房间的垃圾桶之后,妈妈恰好也洗好澡包著浴巾走了出来。

    「小扬回家啦?」妈妈边用著毛巾擦著头发边说。

    「嗯,对啊,妈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