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A -A

    来。左手也没有闲下,伸出手将妈妈裹著黑色丝袜的小脚握在了手心。

    我开始逗弄起妈妈的丝袜脚趾,虽然是在睡梦之中,妈妈的脚趾似乎仍是非常敏感,跳动了几下让我心惊的停了下来,确定妈妈仍然在熟睡之后,又继续抓著妈妈的丝袜小脚开始手淫。

    丝袜脚上柔顺的触感阵阵挑动著我的淫念,让我如获至宝似的隔著妈妈的光滑美丽的小腿轻轻抚摸,阴茎上传来的快感逐渐加强升高,直至最高点而不可自拔。

    在红肿发紫的龟头胀至最高点,精液即将爆射而出的前一刻,已然失去理智的我将肉茎抵上妈妈的脚底,马眼感受到妈妈软滑的丝袜脚底,猛然喷射出对妈妈的淫慾刺激出的生命精华。

    一道一道的,连续持续了好几十下,让妈妈整只小脚都射满了我的白浊体液,抽空脑髓般的致命快感延续了好几十秒才慢慢的减缓下来。

    射完之后异常畅快的我回过神来才开始想到要收拾,惊慌失措的到浴室拿了整包卫生纸来擦拭妈妈被我射得一片湿糊的小脚。

    由于这次射精的量多得惊人,除了丝袜脚上之外,床上也喷溅到了不少液体,因此卫生纸是一张一张不停的抽,在我觉得好像大致清理完毕之后,我才慌忙将擦拭过的卫生纸全塞进房间的垃圾桶。

    「我回来了。」

    这声我回来了吓了我好大一跳,原来是姐姐晚自习结束之后回家了,看到桌上一道道菜肴以及两个酒杯,不难猜出是谁喝了酒。

    「厚,小弟你偷喝酒呀。妈妈哩?」

    「是妈妈要我喝的啦,她现在自己喝醉了在房间睡了。」不知道脸上的燥热有没有被老姐发现。

    「你脸好红唷,喝太多啦?」姊姊说著将小巧的脸庞凑近我的脸,在十五公分的距离看著跟自己几乎一样的漂亮五官,心里又是一阵莫名悸动。

    「对啦,我没喝过酒嘛。」其实我并不了解脸上的燥热到底是来自射精之后的未退的红潮或是喝酒的燥热,只是慌慌张张的逃回自己房间,倒在床上仔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对著妈妈的丝袜小脚手淫射精了……

    不知道清理得够干净没有,妈妈会不会发现啊?

    不过,摸著妈妈的丝袜脚射精真是有够爽的,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射精啊……

    胡乱想著想著,居然就这样慢慢睡去了。

    隔天早上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没换就已经倒在床上睡了,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是一阵脸红心跳,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准备出门上课,不见妈妈的身影,大概是已经出门去上班了吧。

    当天在课堂上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所有思绪都集中在昨天晚上激射在妈妈脚上的淫行之上。兼之烦恼不知道妈妈醒来之后有没有发现我对她所做的寡廉鲜耻行为,整个头痛得快要爆炸。

    心不在焉的回到家之后,妈妈已经先一步回到家里了,身上已经穿上与昨天晚上不同的套装与丝袜的妈妈没有任何异样的微笑著对我招呼著,让我在看著美丽的妈妈,心里带著罪恶感的同时似乎也放下了心,认为妈妈应该没有发现昨天晚上的事情。

    回到自己房间放下书包,整理了一下思绪,突然回想到自己的垃圾桶还没清掉呢。低头看了书桌底下的垃圾桶,大吃一惊的发现昨天塞满擦过精液卫生纸的垃圾桶已经完全都被清空了。

    这时心里一股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完了完了,怎么就不会把卫生纸直接丢马桶或是早上起来赶快清垃圾呢?这下整个垃圾桶塞满了擦拭不明白浊液体的卫生纸,就算是白痴也知道那是什么吧,更何况是已经生过孩子的妈妈?

    「嗯,小扬啊,」

    正在慌乱的同时妈妈已经站在了房门口,妈妈望著我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我则是根本开不了口,只能等妈妈先说清楚是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你……」

    「我……」完了完了,真的完了。

    「你……」妈妈可爱的脸整个红了起来,话也说不下去了,就用手卷著头发不知所措的玩弄了起来。

    母子之间尷尬的气氛就在房间里面扩张开来,几分钟内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僵持著。终于是妈妈打破了这个状况,走了进来坐在我的床沿,拍拍床铺叫我也坐上去。

    乖乖照做的我就坐在妈妈身旁,像只犯了错的小白兔般一动也不敢动。妈妈将脸转向我,带著慈爱的眼神望著,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们家小扬真的长大了呢。」

    「对不起,妈妈,我……」

    「没关系,你是个男孩子,这样很正常的,妈妈没有生气,也没有看不起你,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你会这么做?」

    「我……」低头看著妈妈今天已经换上浅白色丝袜的小腿,肉茎又不受控制的开始逐渐膨胀。

    「我……」

    「说出来不要紧,我是你妈妈呀,有事就对我说出来没关系的。」

    几年来对丝袜以及妈妈美丽身体的眷恋在脑海中迅速的回荡,几个关键场景在记忆中不停的撞击起来,终于到我无法忍受心中悸动的程度。

    「我喜欢妈妈,尤其喜欢妈妈穿丝袜的腿。每次看到妈妈穿了丝袜,我就好兴奋。自从妈妈不让我摸丝袜腿之后,我却反而更爱看丝袜了,不管是在家里看妈妈的还是在外面看到其他漂亮的小姐,只要有穿著丝袜我都好受不了,每次回家之后下面都肿得好厉害,所以才那个……那个……」

    鼓起勇气的我终于说到没办法接下去为止。

    吃了一惊的妈妈张大了嘴说不出半句话,过了大概一两分钟之后才回过神来「你也喜欢看别的女生的丝袜嘛?」

    「嗯,喜欢,有时候看到真恨不得就上去摸个两把。妈妈,我是不是变态?」

    「怎么会呢,小扬,你绝对不是啊。」妈妈一把将我拉过来搂在怀里,脸正好完全贴在妈妈丰满的胸部之上,闻著妈妈身上迷人的体香,让人心猿意马了起来,「只是千万别去摸其他人的丝袜呀,那是犯法的。」

    「我受不了,妈咪,我真的受不了……」紧靠著妈妈的隔著衣服的巨乳,我痛苦的说出我的心声。

    「真受不了,妈妈,妈妈就让你摸吧……」说著,妈妈的脸整个红了起来。

    「真的吗?!」

    惊喜的我一口气跳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著俏脸红扑扑的妈妈,不敢相信我刚刚耳朵所听到的好消息。

    「嗯,」妈妈将双手轻轻交叠放在穿著浅白裤袜的大腿上,「总比你出去摸其他女生的好吧,与其这样,不如妈妈的腿就让你摸没关系。」

    颤抖的我缓缓跪在妈妈前面不敢相信,「真的可以……吗?」左手也渐渐的伸到了妈妈裹著裤袜的大腿之上。妈妈只是害羞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许可的我悄悄的将手放上了妈妈的大腿,手上那种丝质触感又给我带来了熟悉的阵阵快感,来回的抚摸著,妈妈则不知何时把眼睛闭上了,静静享受薄薄丝袜上带来的抚摸。

    丝袜的手感真是舒服极了,连带的,裤裆里的肉棒也跳动了起来,很快的就撑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已经忍受不了的我快手快脚的就退下拉链将内裤中滚烫的巨根掏了出来。

    「哎唷,小扬你怎么……」妈妈听到拉链的声音张开眼睛看到我正好亮出了十八公分长的巨大凶器,不可置信的看著儿子跟清秀五官不符合,布满青筋的巨大肉茎。

    没有说话,我只是左手摸著妈妈薄丝的裤袜,右手开始擼动著阴茎,妈妈就红著脸将手撑在床上,看著我不知羞耻的套弄著手上的巨型肉棒。

    只是快感虽然异常强烈,却不知是因为妈妈看著或是紧张的关系,十几分钟过去了,却怎么都打不出来,套著套著终于到手都已经酸了的程度。妈妈也看著我用力套著肉棒越来越累却洩不出来的样子,很是心疼。

    「我受不了了,妈妈,我好难过……」发出求救般的声音,壮起胆子,我站起身,将肉茎一口气挺到妈妈的面前,「帮帮我嘛妈妈,求求你……」

    「你自己用手不就好了,要妈妈去握住做儿子的那个……我」妈妈脸红的像是一颗娇嫩欲滴的苹果一样。

    「我弄不出来,妈妈,我知道你最好了,帮帮小扬嘛,求求你……」

    盯著眼前脉动的巨大肉棒,妈妈思考了一分钟之后才终于将细嫩的小手缓缓的伸出,轻轻的圈在肉茎之上。

    一霎那间一股直入脑门的快感冲击著我的感官神经,妈妈柔若无骨的手只轻轻的套弄了三四下,已经发胀到极致的阴茎就开始跳动著准备射出男性的精华。

    「我要……我快……妈妈!!」

    伴随著发狂的大吼,我右手伸上了妈妈胸口用力揉捏著在套装底下丰满的巨乳,左手则是凶狠的抓弄著妈妈裹著浅白色丝袜的大腿,没等妈妈反应过来,痠麻的马眼就已经冲出一道一道白浊的男性体液。

    一下一下的,持续了将近半分钟,妈妈的手没停下,我也继续搓弄著妈妈的胸部以及大腿,将男汁喷射在妈妈身上的每一处。

    藏著巨乳的衬衫上,套装窄裙上,薄薄的丝袜上,甚至妈妈美丽的小脸上都被我意外的喷洒了些精液。一切终于结束,高潮之后几近虚脱的我跌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喘著气看著全身上下都被射满我白浊精液的妈妈,手足无措的僵在那里。

    「你唷,真是的」回过神来,妈妈带著害羞的神清抽了我床头的卫生纸开始擦拭起我在她身上留下的战绩,娇怨道:「射这么多,又好粘,妈妈怎么清理呀……」

    看著妈妈的媚态以及丝柔的声音,还未完全消下的肉棒又开始十二万分的打起了精神,挺起来直指著妈妈的方向,看得妈妈又是一阵脸红热燥。

    「坏小扬,不理你了。」

    妈妈擦拭完身上残余的精液,看看浅白丝袜腿上已经浸透的浊汁,歪了头想了几秒,索性整条脱下来递到我手里,脱裤袜的过程中让我也不经意的看到妈妈裙底所穿的性感蕾丝内裤,使我小弟弟又是一阵猛抖。

    「看你好喜欢妈妈丝袜的样子,就跟你爸以前一个样,我看你也喜欢这样玩,妈妈这条裤袜便宜你啦,臭小扬。」

    带点责怪又调笑的语气,妈妈留下我在房间里面,吹著口哨愉快的走出了房门,呆若木鸡的我上一秒钟仍在思考妈妈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义,下一秒钟已经本能的将薄丝裤袜套在仍然硬挺的凶器上,迅速套弄了起来。

    「喔,妈妈!」嘴里大声呻吟著让门外的妈妈也能听到,才刚刚发射过一次,紫红色的龟头感觉到紧套著的柔顺的丝袜触感,没到几秒又一抖一抖的在丝袜的袜尖射出剩余的精液,过于强烈的快感终于让我整个人半昏迷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有体力起身来处理残余,将被射的浆糊的裤袜从已经疲软的小弟弟上取下,擦干净地面之后就拿著裤袜,光著屁股走出来准备到浴室清洗。

    正好看到换了家居服的妈妈正在浸泡刚刚被精液喷得乱七八糟的套装,妈妈转过头来看到我光著屁股拿著裤袜站在门口愣了一愣,闪亮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噗哧的笑了出来。

    「还愣在那干嘛,又把妈妈的丝袜弄更脏了吧?拿来,妈妈帮你洗。」

    说罢不理会还挺著根半软肉棒站在浴室门口的我,就自顾自的从我手上拿起卷成一团的裤袜,放进洗手台中开始清洗。

    「妈妈,我以为这条丝袜不是就给我……」我带点不确定的发问著。

    「妈妈没说不让你用啊,只是我也还要穿不是?」妈妈的脸又微微红了起来。

    「你弄过的裤袜我还是可以穿呀,不然多浪费,要洗洗就是了,反正是儿子的……哎呀不说了。反正你以后如果要拿,就自己到妈妈房间衣橱里的第三个柜子拿就好了。」

    我可以自己猜想出当时我欣喜的表情都摆在脸上了,只是我又补充的问道「可是,其实我是喜欢在妈妈身上穿过的……」

    「啊?」妈妈的脑筋一口气有点转不过来,「那要我下班回来再脱给小扬囉……」

    「我是喜欢妈妈正穿著的。在穿著的时候……像刚刚那样……」换我语塞说不下去了。

    「你这小鬼头唷!」妈妈害羞的转过头去不再看我,「色死了!」

    「可不可以啊妈妈?好嘛?」我撒娇道。

    「顺了你啦,讨厌。」妈妈娇羞的说道。

    「耶!」欢天喜地的我几乎是跳了起来,在这么久之后终于确定了跟妈妈之间为我手淫解决性需求的关系。

    「嗯,妈妈,让我摸一下你奶子好吗?」

    「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