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A -A

    不行,什么奶子呀,多难听。哎唷色小扬你怎么自己就伸手了?」

    从那天之后的半个多月,每天妈妈下班跟我放学回家之后,都要在我的房间让妈妈穿著上班的套装以及性感的丝袜帮我手淫射精。

    刚开始妈妈还有点害羞,后来就逐渐习惯这种不太正常的关系,就连要让我摸她胸部这种要求,从一开始的拒绝到现在基本上是不管,已经进步了很多,当然还是要隔著衣服就是了,虽然有点没办法尽兴,但是也已经让人很慾望高涨了。

    尤其是妈妈的腿,每天都穿上各式各样不同种类跟顏色的高级丝袜,又有得看,又有得摸,让这样的性感尤物妈妈为我打手枪真是无上享受啊。

    在搓揉妈妈的丝袜腿时,偶然发现只要我手一碰到妈妈肉感的大腿内侧,妈妈身体就会一抖。只要我持续摸著,妈妈就会闭上眼睛仿佛很享受似的接受我的抚摸,让我更兴奋了。

    「妈妈,我想来点不一样的呢」一手隔著衣服用力搓揉著妈妈35D的巨乳,一手轻抚著妈妈大腿内侧的灰色密致丝袜,硬挺的肉棒还被妈妈丝绸般的手温柔的套动著,我突然有了新点子。

    「什么不一样的呀?」妈妈不解的问,手上的动作稍微减缓了下来。

    「这样子。」

    说罢,我让妈妈坐在床上,自己也面对面的坐了上去,然后将妈妈穿著灰色丝袜的性感大腿夹起来,再从底下将十八公分的坚挺肉棒从妈妈大腿底下插入两腿之间,在丝袜腿之间上下抽动的凶猛肉棒,形成一幅淫靡至极的景象。

    「唉唷小鬼,哪边学来这种东西,羞死了。」妈妈羞得用双手遮住眼睛,不敢看眼前巨大的阳根在她双腿丝袜之间不断抽送的画面。

    「这叫腿交,看书学的,是不是很像山谷里的大蟒蛇呀?」

    「什么大蟒蛇,你呀真是……」妈妈干脆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被紧紧夹著的大老二一上一下的快速抽动,享受著妈妈双腿之间丝绸般的无上触感,在快要被这双美腿夹出精液的时候,我将动作停了一下,退后了一点,改用妈妈的丝袜小脚夹住我的肉茎,开始了另一轮的抽送。

    「这样也行唷?天呀小扬你……」

    「这叫足交啊。好爽喔,妈妈,你的小脚弄得我好舒服喔。」在妈妈丝袜脚的脚底板中迅速的抽动起来,看著妈妈娇羞的小女人神态,直让我爽得不知身在何世。

    没过多久,阳具就一突一突的像喷泉般向上激射出一股股的男精,落了下来,又是把妈妈的丝袜全都喷得粘糊糊的。

    我让妈妈的小脚继续夹著我射完之后半软的肉棒,坐在床上休息了几分钟,才放开妈妈的小脚让她开始擦拭喷在腿上跟床上的精液,顺便还擦擦我的肉棒。

    看著妈妈清理精液的又是责怪又是疼惜的娇媚神态,让我心中又是一荡,缓缓的又挺立了起来。在妈妈起身准备要去浴室清洗腿上丝袜的时候,我从后方抱住了她不让她离开房间。

    「干嘛呀小扬,腿上还粘著呢。」妈妈轻轻敲了我的头一下。

    「不嘛,再陪我一下。」说罢,我又挺起已经恢复完毕的凶器,在两个人都站立著的情况下从妈妈身后将肉茎从她两腿之间插入进去,正好隔著丝袜摩擦在妈妈的下体上面,弄得妈妈轻抖了一下。

    「别瞎顶啊小扬,那边不行……」妈妈急欲脱身。

    「我只是在干你的丝袜腿而已嘛,妈妈。」我充满淫慾的说。

    「什么干啊干的,多难听,啊……」妈妈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的阳具一边在她的两腿夹缝最上处抽送,一边还伸出双手从身后握住妈妈的两颗浑圆乳房。

    虽然只是隔著衣服,妈妈却依然全身酥软得不能言语,就让我搓揉著她的酥胸,还在双腿中间抽送著老二。妈妈的大腿内侧本就敏感,我阴茎抽动的角度又正好会顶到妈妈的私处。在这双重夹攻之下,很快就弄得妈妈到达了顶点。

    「别别……别弄了啊啊啊啊!」在妈妈的一阵哆嗦之后,妈妈全身软了下来,我隔著妈妈丝袜与内裤不断抽送的肉棒感觉到在内裤里面多了一股湿湿的热气,甚至还渗过丝袜沾湿了我的肉棒。难道是妈妈已经到了传说中的高潮?

    思考著这淫秽的想法,我用力的抽送了阳具最后几下,噗哧噗哧的送出了仅存的精液,将妈妈的两腿中间弄得整个湿糊一片,分不清是我的精液抑或是妈妈高潮之后的淫水。

    「好了好了,妈妈要去清洗了……」妈妈脸红红的摆脱了我的熊抱,一团狼藉的往浴室走去。

    「妈妈,你刚刚是不是高潮了?」我大胆的开问道。

    「什……什么!?小鬼头乱说一通,不理你了啦!」妈妈羞得不成样子,赶忙就钻进浴室把门合上了。

    在那之后,这样的乱伦淫戏没过几天,妈妈就说这样的弄法要暂时停一下,我很失望的快要哭了出来,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妈妈赶忙抱住我安慰了起来,解释说是因为她这几天月事来,人不舒服,不方便再让我用大腿夹著阴茎抽送。

    「可是我好胀,怎么办啊。」我装作天真无邪的问道。

    「我也喜欢小扬那样弄我……」妈妈害羞的说出了真实想法。

    「可是真的没办法,我用手帮小扬解决好不好?」妈妈热心的提议道,毕竟也是不忍心让儿子憋著阳精难受。我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也只好点点头答应再退回第一步的解决方法。

    妈妈一样让我坐在床沿,退下我的裤子,拿出我已然硬挺的巨大阴茎开始套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开始习惯妈妈的手淫,抑或是忍耐力开始慢慢变强了。连续套了二十几分钟之后都还是射不出来,终于妈妈的手也像我当初一样开始酸了起来。

    「小扬变厉害了吗?变的好持久喔,不是当初妈妈疼你一下就希哩呼嚕射出来的小男孩了唷。」妈妈不知是开心还是忧虑的说著。

    「我也不知道,我还是觉得好舒服,可是就总是差一点点而已,一直没办法射出来。」挺著身下被妈妈握在手中的阳具,我皱著眉头做出很痛苦的表情。

    「那怎么办啊?」妈妈不知所措的问,自己怀疑起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好。

    「那,妈妈,你用嘴巴帮小扬好不好?」

    「啊?!」妈妈吃惊的整个身子往后退了一下。「什么叫用嘴巴帮你?」

    「就是用妈妈的小嘴含住小扬的鸡鸡,然后前后动还有用舌头舔……」

    「停停停停!」妈妈紧张的伸出小手捂住我的嘴,「不许再说,你从哪边听来这种鬼点子的啊?」

    「同学告诉我的啊,他们说这叫口交,被女人这样做很舒服哩。」我以期待的眼神投向妈妈。

    「什么呀真是!」妈妈有点生气,「让作妈妈的含儿子的那……那……这不是太难为情了嘛?」

    「可是我真的射不出来呀。」我双手一摊作无辜状,「妈妈好嘛,我知道你最疼小扬了,你就帮帮小扬嘛。」

    我握住妈妈的手荡了荡,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起来。妈妈拗不过我,说了声:「好啦,你这小鬼头!」

    「我就知道妈妈对我最好了!」开心的我迅速站起身来将阳具正对著妈妈嘴角翘翘的小猫嘴。

    「你就知道啦!小色扬!」妈妈伸出手先在布满青筋的阳具上套弄了几下,「先说好,妈妈从来没做过喔……」

    「连爸爸都没有啊?」听到这我可乐了。

    「对啦小色鬼。」妈妈无奈的说了声。然后看著眼前的肉棒犹豫了一下,轻轻的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弄得我是一阵哆嗦。

    确定了味道不会太糟之后,就慢慢的用整个嘴唇都包住了龟头,开始前后动了起来。因为我的肉棒太粗长了,妈妈还没办法整根吞入,只能含进肉茎的前半段。

    第一次接受美丽妈妈给我的口交服务,我爽得仰起了头呻吟了起来。由于不是很熟练的关系,一开始妈妈的牙齿还会刮到龟头,在我露出痛苦的表情之后妈妈很快就修正过来,懂得避开让牙齿刮上肉茎。

    妈妈的舌头异常灵活,在我的龟头上划来划去,每每都像有千万根小针般在刺激著我的男根。我一边低吼著,一边将妈妈上身的衬衫用力的扒开,弄得整件衣服的扣子没剩下几个。

    妈妈责怪般的用水亮的眼睛望了我一下,却没有伸手制止,仍然是继续握著肉棒的后半截前前后后的用小嘴套弄著。

    在妈妈的默许之下。我吞了口口水,直接把妈妈的蕾丝胸罩掀了起来,自好久之前偷窥之后,已经许久未曾见过的35D巨乳弹了出来在我眼前晃动著。

    妈妈浑圆的雪白巨乳像颗有弹性的水滴似的,上面的粉红蓓蕾仿佛不受地心引力影响般,坚挺的向上翘著,一点也不像是已经三十多岁女人的胸部,上面的肌肤又粉嫩又薄,都可以看到底下青色的微血管。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以站著让妈妈吸弄阴茎的情况下,向下伸著双手用力的搓弄妈妈丰满的大奶子,手搓过蓓蕾的同时也弄得妈妈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嘴里的动作也加速了起来。

    我手部揉捏奶子的动作越快,妈妈的小嘴也吸得越用力。我突然间抽出了肉棒,将妈妈慢慢放在床舖上,妈妈用不解的眼神望著我,我则是迅速的骑到妈妈的胸口上,用妈妈硕大的巨乳夹住我的肉茎,用细嫩的乳肉包住肉棒继续的抽送。

    因为我的阳具比较粗长,妈妈胸部又很大的关系,在乳沟中抽送乳交的同时,我的肉棒前缘还是紧紧的塞在妈妈的口中,同时享受著乳交与口交的双重快感,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舒爽得飞起来了。

    「妈妈,我……我要射了!」

    没待妈妈反应过来,插在她嘴里的阴茎已经开始一阵一阵的在小嘴中放射出白浊的精浆,妈妈原本想要退后放出肉茎,却因为我骑在她的上身,紧紧的抓著她两粒雪白的大奶子而没办法脱身。

    一直到我喷射到只剩后面几道,才松开妈妈的乳房跪了起来,将肉茎从妈妈嘴中一口气抽出,将还没射完的最后几发精液全都不受控制的喷洒在妈妈美丽的脸庞上。

    惨遭顏射的妈妈半开著嘴失神的倒在床上,发现嘴角的精液已经开始流出,才警觉的合上嘴巴,一阵咕嚕,居然将我刚刚射在妈妈嘴中的精华全都吞了下去。

    「妈妈,对不起,还让你吃我的脏东西……」

    「这是我最爱的小扬的东西,怎么会脏呢。倒是你这小色鬼唷,不抽出来就算了,一抽出来就射得妈妈满脸都是。」

    妈妈轻轻的敲了我的脑袋一下,「这下满足了吧,小色扬!」

    「满足了!」我开心的笑著。

    妈妈于是起身到浴室准备清洗一下,在妈妈离开的时候,我偶然间发现妈妈把脸上的精液用手指头都刮下来放进了嘴里……

    我与妈妈之间的淫戏手段越来越多,基本的手淫,丝袜腿交,足交,从身后干丝袜腿,口交,还有新加入的乳交。

    最近妈妈还自己研究了个新招,就是在我捏著她的丝袜美腿跟丰满雪白的大奶子的同时,用细致的丝袜套在肉茎的顶端再口交,龟头上的马眼摩擦著薄薄丝袜的触感让人几近疯狂,再加上妈妈技巧越来越高超的灵活香舌服务,往往一洩就是将近半分钟。

    射完之后总要躺著休息许久,妈妈则是用这段时间透过丝袜继续吸吮我的阳具,仿佛要把整条肉棒里的精液全都吸进嘴里似的。

    妈妈也说其实精液真的不好吃,但是只要觉得是儿子射出来的,她就忍不住想要把精液吃得一干二净。这种罩上丝袜的口交方式也著实让我乐此不疲了好一段时间。

    但是我并不满足。多次在亲热的同时,我也企图隔著内裤与丝袜抚摸妈妈的阴部,想要勾起妈妈的性慾然后与妈妈疯狂的性交。但妈妈总是拒绝我继续下去,因此让我总抱著些许遗憾。

    这样淫靡的日子持续了好几个月,终于发生了变化。

    会发生变化是因为妈妈所待的公司最近在谈一件庞大的跨国企划案,对方交涉的代表一看到穿著套装与黑色丝袜的妈妈就眼睛发直,因此对方私自向妈妈的老总要求,如果能让妈妈陪宿他一晚的话,企划就无条件的立刻通过。

    老总向妈妈提出对方的这个条件,妈妈气得立刻严正拒绝,但是因为这个企划案所能获得的利益实在过于庞大,老总不得不威胁妈妈如果不愿意答应,就会马上把她调离原职位去做个闲差主管。

    毫不考虑的妈妈仍旧拒绝,不愿意直接动刀的老总也因此放她一个礼拜的假让她好好思考,等有了新想法再来回覆。

    当天铁青著脸的妈妈回到家里时我早就已经放学在家等著了。妈妈在玄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