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A -A

    的愉悦快感到来。

    「我快到了!姐姐,全射进去好吗?」

    「射进姐姐里面,全射给姐姐!让姐姐帮弟弟生个孩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淫秽的对话交流在乱伦的姐弟之间。

    终于在姐姐美好肉体的致命刺激下,我将肉棒深深的探入了姐姐的花心,在姐姐也因为再一次的高潮而正在猛烈颤抖的同时,从肉棒的顶端喷射出仿佛永无止尽的琼浆玉液。

    下身传来的强大快感冲击著我整个感官系统,让我射精的同时爽快到整个大脑都陷入了空白,身体就像是要飞起来似的。

    停不下来的强劲喷射仿佛要将我的脊髓都抽干,很快的就将姐姐原就紧致的花穴全都灌满,瀑布般的从性器合体处倾泄而下。

    我与姐姐又再一次的达到了强劲万分的同步高潮。只是这次的激烈程度更胜以往,我只是将下身的肉棒紧紧的捅入花心的最深处,不再抽动的享受著已达极限的喷发快感。

    姐姐花心深处疯狂的紧缩著,向我的龟头射出激烈的热潮。两个人维持著下身连在一起的姿势,动也不动的静静等待性爱的狂潮过去。

    今晚的一切对我而言仿佛就是美梦成真。深爱的美丽姐姐在我的跨下娇吟细喘,双胞胎在性爱上的配合完美得莫名,让幻想此刻已久的我无论是肉体上或是心灵上都得到了彻底的满足。我将仍在娇喘连连的姐姐转过来伸出双手紧紧拥抱了起来,嘴也不闲下的互相索求著吻。

    「雨心……」

    「雨扬……」

    只叫著对方的名字,然后对望了几秒,突然间两个人都爆笑了出来。

    「好怪,还是叫弟弟比较顺唷。」

    「嗯吶,我也觉得叫姐姐好些。」我点点头淫笑道:「这样才感觉像在干姐弟乱伦的淫乱勾当……」

    「色死了……!」姐姐轻敲我的头,却将轻飘飘的身子倚上了我的胸膛。

    在这样的夜晚里,姐弟两个人都知道,我们拥有了彼此,从今以后都不再是孤独的了。

    「呼呼,姐姐的小脚好会弄啊。」

    在夜晚宁静的客厅中,我正抱著姐姐的一双丝袜小脚进行畅快的足交淫行。

    在妈妈出差的这段时间,姐姐彻底的向我献出了身心。每天放学回家之后,就等待著姐姐晚自习结束,回家与我进行乱伦的性交。

    有时甚至早上在姐姐出门之前,我看到姐姐穿著黑色裤袜的一双美腿,都忍不住要将姐姐扑倒彻底的姦淫一番。也因此姐姐最近上课老是迟到,幸好课业上姐姐仍然名列前茅,也因此老师都并没有说什么。

    而在性爱方面,我已经不满足于单纯姦干穿著上课用黑色裤袜的姐姐,比如现在,坐在我前面用一双丝袜小脚为我进行足交的姐姐,穿的就是系著一双吊带的白色蕾丝亮光丝袜。

    了解我对她丝袜美腿的喜爱,姐姐也很配合的穿上各种我喜欢的丝袜或裤袜,吊带袜,与我进行各种寡廉鲜耻的性爱淫戏。

    我在妈妈身上研究出来的那一套,几乎半点不少的全部灌输给了姐姐。除了高难度的乳交比较难达到之外,手淫,口交,腿交,足交,肛交,一个不少,甚至妈妈自己研究出来那招将裤袜套上鸡巴再进行口交的绝活儿,姐姐都乐此不疲。

    虽然奶子的尺寸不如妈妈,但是姐姐的一双美腿比起妈妈来说更让人爱不释手,不仅修长,并且白嫩嫩的肌肤异常的滑嫩,不论是进行裸足脚交或是穿上丝袜再做爱,每每都让我疯狂的一泄如注。

    姐姐套著白色丝袜的足心不断的上下套动我向上坚挺竖立的十八公分巨大阳具,舒服得我把眼睛都闭上了,只用手不断的抚摸姐姐的丝袜玉足。

    在一次次的背德淫行中,姐姐身体里淫乱的细胞似乎也被我逐渐开启。第一次就是在野外的疯狂交合,之后姐姐也爱上了在家里之外的其他地点做爱的乐趣。

    公寓的楼梯间,百货公司的男厕,甚至是深夜的公园。身处在被人偷窥发现的危机感中,更加刺激了姐姐与我的感官神经。

    「小弟的肉棒好硬唷……我的脚越夹,它就变得越粗越大呢……」

    虽然脸害羞得红了起来,姐姐却仍然说著淫浪的话语。听著姐姐说出这样的话,让我被她白色丝袜小脚夹著的肉棒用力的跳动了一下。

    「哇,好可怕唷,大鸡鸡还会跳呢。」姐姐带著诱惑的神情,一边用小脚搓弄著我的肉棒,一边抚摸著自己33C的坚挺美乳,并不断的用手指夹弄自己已然挺起的两颗粉红色蓓蕾。

    「不只呢,它在姐姐的子宫里面射精的时候,会跳得更大力唷。」我舔著舌头淫秽的用言语挑逗著姐姐。

    突然间,家里的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很快的门就打开了,正在进行足交游戏的我们,被突然间发生的意外事故吓得傻在原地。倒是姐姐因为紧张的关系,两只可爱的丝袜小脚倒是夹得更紧了,让我几乎就要忍不住而想要向上喷出。

    妈妈拉著一个手提行李走进了门,看到我们姐弟俩全身加起来的衣物只有姐姐腿上的一双白色吊带袜,一时之间也愣了一下。

    不过身上已经被我埋下乱伦种子的妈妈,很快就脱下高跟鞋丢下行李走进了客厅,伸出穿著黑色丝袜的脚抚弄著我的鸡巴,然后开始脱著全身的衣服。

    「色小扬很有一套嘛……妈妈不在的这段时间,连雨心都被妳吃了呀……」

    听到这话的姐姐,看到妈妈开放的态度,只是害羞又甜蜜的低下头来不敢看我跟妈妈。全身衣物很快就脱得一干二净的妈妈,身上只剩下了一双黑色的长筒袜,跟姐姐的白色长筒袜真是互相辉映。

    「雨心来,我们一人一边唷。」

    妈妈露出淫美的笑容邀请著姐姐一起足交分享我的鸡巴。一左一右的,两人各出一只小脚,一黑一白两只丝袜美足就这样夹住了我的鸡巴,以十分有默契的速度上下套弄著我的阴茎。

    「喔喔喔喔喔!!」从未接受过如此刺激的双足左右夹攻,我躺在地上整个人陷入了迷乱的快感。

    没过几秒钟,原本就已经粗胀难耐的鸡巴,就开始向上一弹一弹的用力喷射出大量白浊的男汁。在空中高高的喷起数次又再次落下,尽数的飞落在妈妈与姐姐一黑一白的两只性感丝袜小脚上。

    「好多唷,」姐姐虽然已经帮我足交过数次,但是喷得像这样之高之多,倒是从未见过,「小弟的大鸡鸡好像喷泉一样,嘻嘻……」

    「还没完呢。」妈妈牵著害羞的姐姐,一同将脸挨近了我甫才喷发完毕的肉茎,又是一左一右的开始从我的睾丸开始,一路向上舔到了仍然射满了精液的马眼。

    每当妈妈舔到龟头时,姐姐就舔著我粗长的棒身。而当妈妈将舌头转移到我的茎身时,姐姐就从上而下用小嘴套弄著我鸡蛋大的龟头。两个女人则一起用细嫩的手抚弄著我下垂的睾丸。接受著这样淫秽的母女同心伺候,实在是太过刺激。

    没撑了多久,一阵狂猛的快感直冲脑门,刺激得我又一抖一抖的喷射了出来,两个女人完全不闪躲,就这样正面的迎接我肉棒的汹涌喷出,白浊的精液射在了妈妈与姐姐俱是万分动人的面容上,甚至在我已经射完之后,还互相舔著彼此的俏脸与我紫红色的龟头,争食著我的精液。

    这真的是……太刺激,太淫秽了!!

    「妳们两个,是时候认命了。」我依旧躺在地上,带著浊重的呼吸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妈妈,把妳的小穴凑到我嘴上来来。至于姐姐,我特准妳先骑我的肉棒。」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听话的开始动作。妈妈带著淫荡的笑容蹲坐在我的脸上,正好把阴户凑上了我的嘴。姐姐则一脸羞赧的将小穴凑上了我完全没有消退跡象的肉茎,然后缓缓的坐下,将细嫩的穴肉套上了我的男根,一上一下的轻轻动了起来。

    「受死吧妳们!」

    我伸出舌头舔弄著妈妈的无毛小穴。没有毛的漂亮小穴可爱的要命,那颗充血的小荳荳遭到了我的特别照顾,弄得妈妈蹲著的黑色丝袜小腿都颤抖了起来。

    我甚至将舌头深进了流著热烫蜜汁的穴中,好似品尝美食般的拼命舔食著妈妈的蜜肉。被姐姐的另一个白虎花蕊所紧密包裹住的肉棒,因为不满意姐姐的动作过于浅短,开始自己挺著腰发起狠劲向上捅弄了起来。

    姐姐挨干的经验本来就不多,小穴紧窄柔嫩不耐肏,在这个骑乘位之下更是没几下就被我插得娇喘连连无法呼吸。

    妈妈姐姐四条黑白长筒袜美腿在我眼前眼花撩乱的晃动了起来,让我一会儿这只腿,一会儿那只腿手忙脚乱的轮流抚弄著,深怕冷落了谁。

    比起妈妈只是被我舌头肏弄,姐姐很快的就被我凶残的肉茎干到登上了第一波的高峰。身体阵阵的轻颤著,然后穴心就喷出了一股热潮,烫得我整条捅在其中的肉棒好不快活。

    「来,姐姐休息一下好吗?」我柔声的向姐姐说著,姐姐无力的点点头,轻轻从我的粗大肉茎上起身,倒在了地上休息。

    我则将出差之后好阵子没有被姦干的妈妈移到了我的下身,十八公分长的大鸡巴问也不问的就直接爆炸般的捅进妈妈已经洪水氾滥的小穴。

    「啊啊啊!!小扬妳好狠啊啊!!……」

    妈妈嘴里喊得虽然凄厉,久逢甘霖的表情却完全写在了脸上,明显的一脸满足与红润。我虽然维持著躺在地上的状态,但是腰部向上挺动的速度,加上托住妈妈腰部配合上下运动,干起来的狠劲可一点也不输给平常我在上压制的正常体位。

    一阵子没有与妈妈欢好,妈妈的小穴显然已经饿了很久。不仅在接受我肏干的时候小穴会自己上下的配合我的抽插,细细的腰扭得像水蛇一样,双手还揉捏著自己35D的一对雪白大奶子。

    许久没有疼爱妈妈胸前这一对双峰,我将双手从妈妈的腰上移到了这对让我魂牵梦縈的巨乳上,仿佛要将它们一口气搓坏似的使劲猛揉。虽然如此,妈妈却一点也没有露出不适的表情,反倒是那种爽到了极点之后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无助。

    「来,姐姐坐上我的嘴。」

    看一旁的姐姐已经坐起身来,双颊泛红的玩弄著自己胸前的一对玉兔与身下的花蕊,便让她取代妈妈刚刚的位置,由我的舌头来为她服务。

    姐姐仍然是带著一贯的羞涩,怕压到我似的轻轻将无毛的白嫩花蕊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很快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著姐姐两片小巧可爱的花瓣,热烫的的花液不间断的从姐姐的白虎小穴中流向我的舌尖,我也甘之如飴的全部将之卷入嘴里吃下。

    整个客厅不断的传出我的的下身与妈妈激烈碰撞传出的啪搭声,还有我为姐姐口交传来的嘖嘖声,已经沉醉在甜美性爱中的母姐弟三人,就这样陷入了一个谁也逃不出的乱伦螺旋。

    四条我最爱的丝袜美腿,也仿佛争抢著我的爱抚,让我一条腿也不舍得放开的不断来回抚弄著,品尝著手掌中传来的阵阵细致触感。

    「啊啊!我受不了了!妳们都给我手撑著趴下!」

    我挣扎起身,将两头温驯的发情雌兽都摆成了屁股高高翘起的淫荡姿势,然后捧著她们的屁股,插入了都是无毛白虎的漂亮花穴中。

    一开始先是姐姐,然后是妈妈,紧接著再换回来,不停重复。每当我插干其中一个女人的时候,我就将手伸入另一个女人的花蕊中褻弄。因此两个女人传来此起彼落的阵阵呻吟,一时之间客厅里面好不热闹。

    两个女人的臀部都是如此挺翘,没有一丝赘肉却又丰满可人。四条细长的黑白色长筒丝袜美腿不用说,让我爱不释手的边干穴也舍不得放开她们的美腿。

    随著我在背后狗交般的背后体位抽送,两个美人胸前的乳球都汹涌的前后摆荡,让我看得眼睛都花了,也禁不住伸手要去玩弄它们。可以玩可以干可以爽的实在太多,只恨我没生了三头六臂一口气搞个透彻。

    先承受不住的是姐姐。毕竟前几天还是处女,开苞未久的小穴耐力尚浅,紧窄的穴肉一阵阵紧缩,喷射出一道热烫的阴精,让我的肉棒在其中被压挤得几乎就要射出。

    幸好我及时抽出,改捅入妈妈的小穴里,以前所未有的强劲力道激干著妈妈。喜欢我用强姦般的凶狠力道干她的妈妈,马上陷入了疯狂状态,整个人嘶喊著无意义的呻吟,爽得仿佛整个人都要飞上了天。

    在我粗猛大鸡巴的肏干下,妈妈再也支持不下去,整个背向后弓了起来,娇美的身子激烈的颤抖著,抵达了让全身感官都麻痺般的强劲高潮。

    我则继续在妈妈的小穴中刺干了最后几下,然后拔了出来,在两个同样挺翘的雪白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