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A -A

    屁股之上,一阵阵抖动著喷出了在前面几次射精后,理应减量却不知为何仍然多到离谱的大量白浊男精。

    一家三口在这样激烈的乱伦淫戏中,皆到达了让人几乎无法承受的淫美高潮。我趴在两具一一崩溃之后已经失去全身气力的性感美体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气。然后躺在地上将她们一左一右的拥入了怀里。

    「弟弟好猛唷……姐姐被妳弄得都要飞起来了。」顺过呼吸后,姐姐先满足的开口说道。

    「小色扬,一次采两朵花,当了国王似的,妳可开心啦!」妈妈伸出纤细的小手套动著我的肉棍,让我半软的男根又是一阵抖动,然后再度向上昂扬挺立了起来。

    「不会吧!?」姐姐吃惊的看著我天赋异秉的凶暴肉棍。

    「都已经这么多次了哩……」

    「妳们太小看妳们的男人了!」我淫笑著将两个女人都拉起身来,一左一右的就准备搂著二美进浴室。

    「来,两位美女去换新的丝袜,我们进浴室边洗澡边继续下一回合!」说罢,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这样无边的乱伦淫戏,将会一直持续涌不停歇,直到世界末日。那就是我所发现的,家庭之爱的最高境界。

    「啊啊啊啊……!」两个美人欢畅的淫叫声,很快又在浴室中急促的回荡起来,一声又一声的……

    「所以这就是妳写的小说?」姐姐轻笑道。

    「还行吧?我说过高潮迭起的啊。妳看看,的确男人女人都高潮不断啊。」我淫荡的说著。

    「妳还说!」妈妈假装著生气,「我哪有妳写的那么色!妈妈很……很含蓄的!」

    「是这样?」我无奈的耸耸肩,「那妳的下身就不要一直自己动啊?」

    「唉唷!」妈妈急得快哭了出来,只恨我不快点用力插弄她。

    「雨心妳帮我整他!」

    「这就来了!」

    「哎哎哎!我在插妈妈的时候别用丝袜脚夹我卵蛋啊……这样我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姐的美腿外传-圣诞铃声

    我的名字叫作李雨扬,男,十八岁。

    生长在一个幼年丧父的家庭,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妈妈,以及一个跟我长得几乎一样的双胞胎姐姐。

    在旁人的眼中,我们家是个虽然少了个主持的男人却相当普通,并且幸福的单亲家庭。

    那只是表象。

    在我恶魔般的色慾催动下,守寡了十几年的美丽妈妈与我发生了无法挽回的肉体关系。并不像一般所想的社会新闻一样闹上了警局或法院,然后是报纸的社会版头条,而是妈妈与我,两个渴求性爱的野兽因此堕入了不可自拔的乱伦漩涡,这个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急,让母子两人都深深的陷入了背德的泥沼,而这个漩涡的中心人物,在一连串意外中,也将无辜的双胞胎姐姐给卷入。

    我们并不感到罪恶,相反的,却十分的乐在其中。也许我们的身体里就是带著天生的罪恶,也许我们的血液中就是流著乱伦的血液,但是那又如何?

    「小弟你嘴巴喃喃自语的在念些什么啊。」

    「喔没有啦,就之前写的东西现在写完之后念一下润个稿而已。」

    「你又写那些东西的话小心我跟妈妈整死你。快出来吃晚饭,不然很快就凉了。」

    「喔好……」

    真是糟糕。妈妈跟姐姐在我们之间的事情明朗化之后,相处变得更不拘束了。随时开心就走进我的房间往我床上一坐,然后从身后勾著我的脖子就舔起我的耳垂。

    不是在作正事也就罢了(别问我是啥事……),有时要认真读书(我说真的!),在这种挑逗之下谁还能稳住的?最近更糟糕,两个人穿著性感薄纱睡衣跟各式各样的丝袜就把腿往我书桌上放,你说这不是要我命吗?!

    我快速的把转椅旋向身后向姐姐扑出!结果姐姐一闪,让我扑了个很大的狗吃屎。姐姐在一旁看我的傻样笑得花枝乱颤。有没有点爱心啊?挑逗完还不给吃的!

    「吃晚饭啦,呆弟。」

    带著有点沮丧的情绪走到了饭厅。看到妈妈已经打开电视看起晚间新闻。桌上一道道精致的料理不仅外观诱人,阵阵飘香更是让人食指大动。

    「哇,今天吃这么么好。是有什么好日子吗?唔,这道日式牛小排好好吃喔。」我很快的挥去了刚刚袭击失败的阴霾,迅速的坐下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妈妈拿起筷子稍微吃了几口,看著电视新闻却又叹起了气。

    「你看人家圣诞节都有庆祝活动耶,我们家小男人就只会吃吃吃,连明天是圣诞节都忘记了。」

    「啊?是喔?哎唷,别给商人骗钱啦,现在的圣诞节已经变调了,除了花钱吃大餐之外还能干啥?圣诞老人嫌油价上涨都不出来了。咦?麋鹿好像不用油。」

    我嘴里嚼著大块的肉继续闷头廝杀著。不过如果不是妈妈提醒的话,我倒是完全忘记了明天就是圣诞节的这档事。我们家是不特别庆祝节日的,就算彼此间有生日也是嘴上稍微说一下再附点有心意的小礼物而已。

    「没关系啦,不用特别庆祝,我们家这样就很好啦。」姐姐转过头甜甜的看著我,又是那种看著我吃,她就能饱的感觉。

    「好啦,没心肝的两个小鬼,吃饭吃饭。」

    吃完饭姐姐回房间继续温习功课去了。我则是很贴心的起身帮妈妈收拾剩菜跟碗筷,让妈妈著实开心了一下。

    「小扬很乖唷,懂得帮妈妈忙了。」

    「平常都不事生产啊,平安夜有点心虚是真的……」

    妈妈手脚俐落的开始打开水龙头刷洗起碗筷。原本我想要帮妈妈的忙,不过妈妈说让我帮她把碗盘擦干净就好了。我这笨手笨脚的不知道会打破几个碗?

    妈妈哼著小曲摇曳生姿的搓洗著碗盘,坐在妈妈身后的我看著那紫色套装窄裙下浑圆的美臀,还有一双穿著铁灰色透明裤袜的修长细腿,顿时产生了一股充满淫慾的邪念。刚刚没吃到姐姐呢,现在换吃妈妈也是一样美味啊。

    打定主意,我很快就站起了身顶在妈妈身后,双手还抱著妈妈不堪一握的纤腰,将裤裆中已经直挺竖起的阳具抵在妈妈那充满弹性的屁股上。

    「臭小扬你在干嘛?人家在洗碗呢。」

    「妈妈你洗你的,我摸我的啊……」

    我一只手从妈妈的粉红色衬衫底下探了进去,微微施力撑起了胸罩,就开始搓揉起底下36E的一对雪嫩巨乳。另一只手则深入了窄裙之中,隔著妈妈那触感细致的高级裤袜开始灵巧的爱抚著那最私密的三角地带。

    「小扬你……」在我的上下夹攻之下,妈妈那玲瓏有致的身子整个颤抖了起来,一双纤纤玉手几乎就快要抓不住湿滑的碗筷,「碗盘会……」

    「放下哇?不然会摔破的唷。」

    我嘴里带著淫荡的笑容,却毫不放松的加强著对妈妈乳房与秘密花园的攻势。妈妈放下了碗盘,将手支在水槽旁,窄裙之下那双丝袜美腿仿佛抵挡不住淫媚的身躯上所传来的快感,几乎就要软下。

    我稍微在妈妈的胸乳与两腿中间都加上了点支撑的力道,让妈妈维持的这样的站姿继续承受我从后方而来的阵阵挑弄。

    「妈妈好色喔,你看,怎么一下就湿淋淋的了?」

    我将隔著妈妈阴部搓弄的手放在妈妈面前。虽然有著丝袜与蕾丝内裤的阻挡,但是我的手指却仍然沾上了一股湿滑的甜美液体。显然妈妈动情的速度比火烧还快啊。

    「都是小扬坏……」妈妈紧抿著嘴唇发出阵阵哭音。

    在承受著淫美的爱抚同时,却又怕吵到了正在房间用功的姐姐。那种极力忍耐著的诱人神情,反倒是让人更加的慾火中烧。

    「插一下?啊?」我轻咬著妈妈那小巧可爱的耳垂,一边还伸出舌头微微探入舔弄,让妈妈忍不住打了一阵哆嗦。

    「就一下……一下而已唷……」欲拒还迎的媚态,甜美撩人的呻吟,粉嫩柔滑的丰乳,紧翘动人的美臀,修长柔细的玉腿,无处不像小恶魔般致命的勾动著我膨胀的慾望。

    得到侵姦许可的我快手快脚的掀起妈妈紫色的套装窄裙,粗鲁的从后方撕破了那透明的铁灰色薄纱裤袜,露出了那无毛的可爱小穴,让妈妈有些不满的左右摇动了一下那充满弹性的臀部,隔著长裤摩擦著我的凶茎,似乎是抗议著我又破坏了她一双昂贵的进口裤袜。

    不过妈妈这个小动作只是让我被囚禁著的男根肿胀得更加难受。我赶紧解开松开腰带放下裤子,将那十八公分长的凶猛肉杵放了出来,用力的弹在妈妈那美丽的裤袜翘臀之上。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脚步,让我跟妈妈之间的距离再缩短了一些,然后用手拨开妈妈的蕾丝内裤,紧贴著秾纤合度的一双丝袜美腿,将粗长的阳具从下方探入妈妈的最私密处。

    当巨大的龟头顶在湿热穴口的那一霎那,妈妈仿佛触电似的弹了一下。我最喜欢的就是妈妈这种瞬间接触的反应,不论我们之间姦干了多少次,都还是像少女一样敏感万分。

    我一只手狠狠的掐著妈妈的一只雪奶,一手压在妈妈的裤袜大腿上作为施力点,制住了妈妈的行动。然后一边就将那管按耐不住的铁棒从下方缓缓插入了妈妈的祕密花园,让妈妈仰著头张著那可爱的小猫嘴发不出半点声音。

    那火烫湿热的花径似乎说明著妈妈已经完全准备好让我进行开採。我熟门熟路的开始前后摆动著臀部,将粗肿的阴茎缓慢却有力的在妈妈的秘密花园中抽动著。

    妈妈的双手撑在水槽旁不住颤抖,几乎就要瘫软下去。我的阳具却像一根木桩似的不断刺击,将妈妈的身子从下而上顶起,让妈妈强忍著花心里传来的阵阵快感,微微踮著那可爱的丝袜小脚迎合著我的抽插。

    从后贯入妈妈无毛的白虎蜜穴,那特殊的接合角度让我每次的抽送都会紧紧抵著妈妈的阴道壁,让那无数细小的皱褶刮弄著我的茎身,爽得让人浑身发颤。

    我微曲著膝盖配合妈妈的身高,也让我每次的摆动都能接触到妈妈的丝袜美腿,感受到腿上传来的细滑触感。

    「不是一下而已……」妈妈很艰难的挤出了一句话,却一点也听不出拒绝的意思,反而像是再说她还要更多,邀请我再干更用力一点。

    「你儿子的一下很久的……」我不满足于这样的姦干速度,于是捏住了妈妈的臀部,将那丝袜美臀跟长腿往后挪了些,让她变成趴下撑住水槽,屁股高高翘起的状态,更方便于我的刺击。

    像狗一样从后姦淫著眼前淫荡的美体,我两粒硕大的睪丸就不断撞击著妈妈充满弹性的翘臀,啪啪的声音响遍了整个厨房。

    我们的交合处则不断的流出因为摩擦而变成白色泡沫的混合体液,从大腿内侧浸湿了整条裤袜。我想姐姐定力再强,应该也听到我们在这里干得死去活来了吧?

    我掀起了妈妈的乳罩,放出了里面一对白嫩的36E巨乳,并随著我前后撞击而不断令人眼炫的摇摆著。就怕冷落了它们,我赶忙伸出原本正在掐弄著裤袜美臀的手,从旁捞住那对柔软却又充满弹性的奶子,放肆的使劲捏玩了起来。

    美乳随著我手上的动作不断的变型,上面两颗粉红色的荳蕾虽小,却又尖挺的掛在摇摆的钟乳尖端,被我灵活的手指不断搓夹著。

    「妈妈快了……小扬一起……」

    妈妈带著哭腔,将头紧紧的埋在双臂之中,那一头则秀发因为身躯被猛烈撞击而微微拂动著。隐约感觉到妈妈的花径似乎越夹越紧,几乎有种快要将我压碎的感觉,让我的那粗猛的肉茎简直爽到发疼。

    「来了……全部……啊啊啊!」

    伴随著声嘶力竭的怒吼,我将激烈充血的男根刺入了花径的最深处,将那巨大的龟头挤入了妈妈的花心,感受著阴道中压迫性的致命快感,在子宫内喷射出汹涌的白浊男精。

    妈妈也在一瞬间与我一起攀上了最高峰,一双丝袜美腿绷得直直的,把蜜径内的压力提升到临界点,压迫著我喷射中的阳具,试图榨出每一滴浓精,并从最深处往我的龟头上洒下了一股热烫的蜜液,浇得我舒爽无比。

    在这迫近极乐的激射中,我被爆发的快感刺激得几乎就要昏厥,只是因为要维持住喷发的动作,才勉强维持住让自己不向后倒下。

    「啊……死了……」妈妈在我长达半分钟的喷发结束后,才一口气放松似倒在水槽旁,我也是虚脱般的就死死的压在妈妈身上,双手紧掐著妈妈柔软的白奶,回味著刚刚那无与伦比的高潮。

    许久之后我终于能够正常呼吸了,才维持著从身后压住妈妈的姿势,将手来回的搓抚著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