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5

+A -A

    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妈妈却忍不住的抬起腰来,阴唇象张合的小嘴一样吞吸着我粗大的龟头。顿时,一股暴虐的念头油然而起。

    我抓住阴茎顶紧妈妈的阴道口,猛的向前纵动,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插进了妈妈阴道深处,龟头向上紧紧的顶着阴道向内凹陷处研磨起来。我象一个山里的汉子推着独轮车上山一样,架开妈妈的双腿,纵动腰胯开始急剧粗狂地抽动,每抽插一下,龟头都剧烈的撞击着妈妈敏感的子宫,刺激更加持久、更加强劲。新的快感再度从妈妈的体内升起,在强烈冲击的快感下,妈妈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啊……。好舒服……喔……再快一点……」

    阴茎有力的抽插和龟头粗野的撞击让妈妈难以忍受。阴茎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妈妈获得了如冰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我阴茎的抽插,快感更加剧烈、深刻。

    妈妈全身香汗淋漓,双手抓住我的胳膊,两个饱涨的乳房象两只滚圆的肉球一样,不停的甩动着;疯狂的快感波浪袭击着妈妈的全身,她四肢如同麻痺般战栗不已,她淹没在愉快感的高潮之中,随着呻吟她浑身上下象散架了似的瘫软。

    我将妈妈的双脚抬高在我的肩头上,使她的阴户更加突出,以便我更深入更猛烈的顶入,阴茎自上向下斜插,龟头正好顶着阴道前壁的穹隆处的G点。

    龟头不停地深入到子宫颈里,几乎要达到妈妈的内脏;阴茎每一次的顶入都将妈妈的肚皮上顶起一道肉峰,每一次抽出都使妈妈的肚皮凹陷下去;妈妈的肚皮就这样随着我的抽插一次次隆起、一次次凹陷。妈妈全身都有遭到电击的感觉,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

    我双手不停地揉搓着妈妈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充盈着奶水的乳房。妈妈似乎失去知觉一样微张嘴巴,下颌微微颤抖,牙关咯咯作响,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妈妈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我敏锐的感觉到那是妈妈高潮来临时的症兆,她潮红的脸孔朝后仰起,两只手胡乱的抓着床单。「喔…弄死我了…。」

    这个性交姿势,我感到很能用上力。我弓腰缩臀拉开架式,抽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起来。

    妈妈只有后背挨着床,下身全部悬空,我紧紧的抱住妈妈,让她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扭曲、摆动,和我的身体一起抬高、下沉。

    每弄一个来回,妈妈都如同被电流击中,身体瑟瑟颤抖。我的阴茎每插一下,妈妈就不自主的抬起屁股迎上去。

    妈妈的阴唇在燃烧的官能刺激下,急促的开开合合、松松紧紧,贪婪的吸吮我粗大的阴茎。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度,阴茎正用力时,妈妈体内的宫颈口像吸管一般紧吸住我的阴茎龟头,我感觉到她的四肢被强烈的痉挛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的震颤之中。

    「喔…舒服死了…哦…不行…我不行了…」

    在我像脱缰野马似的煽惑、剌激之下,妈妈早已达到了忘情的境地,呻吟已然变成了哭泣,阴道里的肉褶呈现波浪起伏般的痉挛,更加紧紧的吸住我的阴茎,呼应着我速度更快的抽插。

    「啊……不行了……喔……喔……爽死了……别停,快使劲……」

    随着妈妈的尖叫,我感到全身血液骤然加速流动,阴囊开始急速收缩,阴茎爆发似的扩胀到了临界点……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呲——」的一下,一股火热的精液从我爆涨的阴茎龟头中疾射而出,喷射进妈妈的宫颈深处。

    妈妈的身子猛的一阵哆嗦,她的阴道猛的一紧缩--「卟叽——」一声,一股粘滑滚烫的液体从妈妈的阴道口喷涌而出……这次几乎和我射精同步进行……

    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我每射一股精液,妈妈就喷出一股淫水!我和妈妈都显露出原始的本能状态,性交达到了前所没有的疯狂高潮!

    「妈妈呀…好痒…」

    「抱紧我,别停…啊…快用劲…呀…」

    「妈妈…妈妈…夹紧…啊——」我喘息着,呼唤着我的妈妈:「爽…爽死了…」

    「哦…哦…」妈妈紧咬牙关,不停的倒抽冷气:「我要…哦…哦…喔…」

    我全身的重量和力量都汇聚在阴茎上,深深的植根于妈妈的阴道深处,一任我旺盛的精液尽情的发泄。一股接着一股,带着我火热的体温,带着我的爱,毫无保留的射进妈妈的阴道深处……

    妈妈象抽筋似的浑身痉挛,阴户喷射着一股股淫水,妈妈周身都处在高潮的震颤之中。绝顶的高潮持续了十几分钟,妈妈痉挛的身子才慢慢的平息下来。我们的肚皮上,浸满了我们粘滑的汗水,淫水。

    射精后,我并没将阴茎抽出,我爬在妈妈身上感受她高潮后的余波。停了一会,我抱着妈妈转了身,把她翻到我的身上。我一边抚摸着还在高潮余韵的妈妈的身体,一边把唇靠上妈妈的樱唇。

    此时,还在深深的欢愉里的母亲,微张着迷离的媚眼,虚脱了似的软绵绵的趴在我身上,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高潮的余韵的滚热,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

    我抱着她,轻抚她光滑的背,把唇贴在妈妈的耳边。「舒不舒服?」我得意的明知顾问。

    「嗯!」得到妈妈的肯定后,我感到相当自豪!我将妈妈抱得更紧,同时吻着妈妈的唇!

    那一夜,我们母子俩不停地交媾。或许是那木头老虎真有奇效,我在妈妈子宫里一直射了五次,希望妈妈能尽快怀上我的孩子。最后,我穿上衣服,将赤裸的妈妈抱在怀里,带她到离此不远处的小河去清洗。

    到了河边,我找了一处很隐蔽的地方,把妈妈放在地上,摊开那件大红滚边的凤纹礼服。

    晚上的月色很好,妈妈的皮肤很白,在月光下甚至泛着珍珠似的柔和光泽,看得很清晰。仅管我和妈妈已经结合多次,但这是我第一次仔细欣赏妈妈……这名已成为我妻子的女人之美。

    妈妈害羞地闭上眼,让我扶她起来。妈妈的乳房不是很大、很挺拔那种,而是优雅地在胸前,画出很美的曲线,我感到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做我的妈妈。

    我把她抱到水中,让她站在水里,抄水给她清洗下身。之后,我让妈妈在那儿自己洗,我在她周围游了一会儿,渐渐的,看着妈妈曼妙的身段,我又兴奋起来,潜在水里悄悄游到妈妈的身后。

    水刚好浸在妈妈的大腿中段,我捉住她的纤腰,妈妈惊呼一声,随后发觉是我,又安静下来,任我抚弄她的两个雪白臀瓣。

    我玩了一会,双手扣住她的浑圆肉丘,向两边拉开。妈妈捉住我的手,想要阻止我,反而被我捉住双手放在她的翘臀上,四只手掌一起揉弄。

    过了一会,我放开她的手,让她自己拉开臀球,欣赏妈妈的后门。后门紧紧闭合着,像是菊花的花蕾,我伸手去触,妈妈全身紧张起来,我戳了几下,小小菊花紧紧闭合着。

    站起身,我让妈妈跨在我腰上,向水中更深的地方走去,直到水淹没了妈妈的粉臀。我握住妈妈的前臂,让她向后仰身,胯下阴茎顺势插了进去,我又开始抽送。因为有水的浮力,因此,我用这个姿势让妈妈达到了高潮,待得回到家,已经是您晨四点钟了。

    此后半年,我俩每一夜都在一起。每次都是妈妈主动要,她现在正处于性需求的高峰,总是有强烈的欲望。每次我脱下她的内裤,下体总是已经湿淋淋的。

    妈妈告诉我说,只要一想起我,就会变得很湿,从来没有人让她这么兴奋。

    有些时候,我们像是疯了,只要有机会在一起,立刻便择地交合。我家的里屋,西厢房,厨房都成了我和妈妈交合的地方,爸爸妈妈的床是我和妈妈性交的主战场。

    每当我想到爸爸就是在这张床上和妈妈一起做出了我们兄妹两个,我就觉得格外的兴奋,性欲也就特别的旺盛,往往一晚上要做两三次才觉得过瘾。

    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妈妈很不适应我旺盛的性欲,总劝我不要做的太多,身体会受亏的,但后来就慢慢的习惯了。一个月来,妈妈象换了个人一样,精神好多了,皮肤也白皙细腻了,脸上也泛起了红晕,显得好象年轻了十来岁一样。看着妈妈的变化,我打心眼里感到高兴,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性交的欲望就愈加强烈。

    有一次,串门的舅舅都还在家,我看见妈妈走进浴室,便悄悄跟上去。妈妈没有锁门,一打开门,当她看见我时还正在小便,我也不管她的抗议,迳自把妈妈抱起,也来不及用卫生纸擦乾,直接把她按在浴池边上,雪白圆臀高高翘起,从后边干她。

    「铁牛,舅舅会听见的。」妈妈小声说,可我没理会,一直干到母子俩共同达到高潮。

    离开时,我把妈妈的内裤拉上去,不让她擦拭。虽然,我们的偷情没被发现,可是在这天接下来的时间,只要看着妈妈不住按着小腹,皱起眉头的窘迫样子,我就很亢奋,知道自己的精液正从妈妈的阴道流出来,淌到她的内裤里去。

    6。瞒住爸爸

    爸爸是年底才回来的。为了不使爸爸看出破绽,我和妈妈暂时停了几天,妈妈还是和爸爸住在里屋,我仍然住在西厢房里。

    爸爸回来的前几天,我对妈妈的欲望还不是那强烈,到了第五天,我就觉得难以控制自己的性欲了。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真想闯进里屋把妈妈抱过来恣意的发泄一回。

    我披衣来到里屋的窗下,透过窗棂听到爸爸妈妈轻轻的鼾声,我忽然想起来故意弄出声音,把妈妈引出来的办法。我急忙找出一把盆子,往地上一推,「咣当」一声,在宁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果然,响声惊动了里屋的爸爸妈妈,随即窗前的灯亮了,接着妈妈披着一件棉衣开门走了出来。

    等妈妈走到我的门前,我轻轻的叫声「妈妈」,就把她抱进屋里,不由分说的狂吻起来。

    妈妈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莫名其妙,待她冷静一下,她轻轻推开我的怀抱,轻声说:「你不要命了?你爸爸还醒着呢!」

    「我不管,妈妈,这几天想死我了……」说着我又把妈妈搂在怀里,此时此刻真有一股宁在石榴裙下死,作鬼也风流的气慨。

    「铁牛,别这样,听话啊。」妈妈喘息着挣拒开我的搂抱,拢了一把头发,柔声说:「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爸爸就在里屋,什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的,万一……」

    「妈妈,想那九千九百九十九吧,怎光想那万一?」我再次把她抱住:「别怕……」

    「不!铁牛,妈妈既然许给你了,妈妈怎会不答应你呢。」妈妈看着我说:「我们还是小心点才好,你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呀。」

    妈妈的话提醒了我,是呀,总不能让妈妈老这样提心吊胆的呀,要有一个长久之计。

    妈妈离开后,我搅进脑汁想办法,想了一个又一个,总是不行。爸爸成了我和妈妈之间的绊脚石,但是也不能把爸爸害死呀。朦胧之中,我忽然想起「如果每天晚上给爸爸吃点安眠药,不就可以了吗?对,这个办法好!」

    第二天我就跑了好几家诊所,买来两瓶安定片交给了妈妈。妈妈半信半疑的说:「这行吗?」

    「没问题,一次不要给爸爸吃的太多,两片就够了。」其实医生说让服一片的,我担心剂量不够,就让妈妈给他两片。妈妈把药紧紧的攒在手里,看得出妈妈非常的紧张。为了坚定妈妈的信心,我劝慰她说:「妈妈,别担心,这药是治疗失眠的,对爸爸有好处的,他可以睡的更好。」

    当天晚上,我早早的就把床整理好,等妈妈的到来,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妈妈过来。难道妈妈没有把药给爸爸吃吗?

    我坐卧不安等到夜半时分,再也等不及了。我推推里屋的门,门从里边闩着,我到窗下听听,只听到爸爸呼噜呼噜的鼾声,却听不见妈妈的声息。我想喊妈妈,又担心惊醒了爸爸;我想进里屋去,门又闩着。强烈的欲望使我无法再等下去了,我只有撬们进去了,这是我这几天想到的最后一招了。

    为了不使门轴发出声响,我把一碗豆油分开涂抹在门轴上,又用一把小刀插进门缝里,用刀尖拨动门闩,一下二下三下……门闩拨开了,我轻轻一推,门无声的启开了。我抑制着紧张激动的心情,侧身挤进了屋内。凭着我熟悉的房间摆设,径直走进了爸妈的房间。

    借着窗外的星光,我看到妈妈睡在爸爸的里边。此时爸爸仰面朝天鼾声正浓,他的一只胳膊搭在妈妈的腰间。看样子爸爸一定是吃了安眠药了,对我的进入没有一点觉察。

    我试探着把他的胳膊从妈妈的身上拿下,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的心突突的狂跳着,轻轻的推了

推荐阅读: 浑沌无极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